小芝麻大阪醫院三日遊(四)

2006/11/22 凌晨兩點

從床上驚醒。

不是因為芝麻哭,是因為妻與芝麻躺在我的身旁不曉得多久了,卻一點聲音都沒有…沒想到才這兩天,就已經不再習慣於和平的氣氛?趕緊戴上眼鏡,仔細 湊近去看看芝麻…呃,她還有沒有呼吸。orz 我知道這有點好笑,但是當時的感覺真的是「現在到底幾點了?我一覺到天亮了嗎?怎麼睡這麼久芝麻都沒反應也沒哭?她…還活著吧…」然後再看一看手機上的時 間,半夜兩點。才睡了四個小時就因為覺得自己睡太多而驚醒?一邊苦笑著,一邊看著身旁休息的妻與芝麻,再把被子蓋好點,繼續睡!早上起床後,才曉得妻也 跟我一樣,半夜因為類似的原因嚇醒,還去摸了摸芝麻的胸口是否有起伏…哈,唉,天下父母心嘛。 繼續閱讀

小芝麻大阪醫院三日遊(三)

2006/11/21 白天
雖然前夜實在是沒怎麼睡,但是還是在台灣時間九點多起了床。醫師雖然要小芝麻休息兩天不要出門,貪玩的我們還是討論了一下,決定看看小芝麻過中午的狀況如何,如果可以我們就坐地鐵去採買一番。由於整個早上,小芝麻都表現得一副很健康的樣子,到處爬來爬去在房間內探險,於是我們便決定還是出門去アカチャンホンポ逛街,一補昨天沒有看到他開門的缺憾!沒想到,我們太大意了… 繼續閱讀

小芝麻大阪醫院三日遊(二)

2006/11/21 凌晨三點
妻與我就這樣睡睡醒醒、睡睡醒醒。一邊猜著小芝麻是不是穿太多中暑了,一邊又怕她是著涼才發燒;結果小芝麻又是一陣哭,而且一下子安慰不了,我便一咬牙跳起床,看著錶上還只是半夜兩點(台灣時間,所以日本當地是三點),決定先送小芝麻去醫院再說。妻有點訝異地看著我站起身穿衣服,我說我寧願花錢跑醫院(因為早就聽說日本計程車很貴、看病很貴,但是錢只是錢,小芝麻可是小芝麻啊!)去聽一聽醫生怎麼說,也不打算看著她不會變好,還冒著不曉得會不會有啥併發症的危險讓大家一夜都無法入睡。 繼續閱讀

想像中很恐怖的羊膜穿刺檢查

的確,光想像有根長長的針,要從肚子上往下插不曉得多深,去抽出身體裡的某個器官裡的體液…不是件很恐怖的事嗎?或是說,不光是想像,它本身真的是件很恐怖的事?更不用提到為什麼要做這件事的原因:想要知道辛苦懷胎數月的小寶寶,是不是正常而健康的胎兒…

總之,從日本回來的隔兩天,就先與劉醫師預約好之前就確定要做的羊膜穿刺檢查,禮拜三的早上九點到他診所去。裡面是兩位白衣護士,由於之前看到的都是阿姨(呃,劉醫師夫人啦),所以反倒覺得挺新鮮的! 繼續閱讀

雖然說是小手術…

還是很不舒服啊…

從有印象以來,我似乎呼吸道週邊就很不好。太小了記不太清楚,但是包括國中時期常因為鼻子不通而只用嘴巴呼吸著睡覺、或是醫生說我扁桃腺過大讓我 每次感冒吃什麼吐什麼之類的事,倒是印象很深。到了高中時期,好像是為了父母怕我因為有鼻竇炎會影響記憶力,再去影響聯考成績的樣子,我便去學校附近的中 醫院針灸兼吃中藥一陣子,之後似乎鼻子就奇蹟般地沒怎麼再塞了!因此鼻子好不好這件事,又被我丟到一邊去,懶得理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