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 with Bobby

這是個奇怪的一天。

星期二打完球在飯店吃飯時,接到陳老師打的電話,問我 知不知道日本職棒好像是羅德隊的教練,是不是有位…老美?我說「我曉得啊,瓦倫泰,很有名而且…」老師大概也沒想多聽,直接問我他的名字,「喔, Bobby, Bobby Valentine」「對對,Bobby,我後天中午要跟他吃飯,你空下來,就兄弟喔」呃…這又有什麼問題?要跟瓦倫泰總教練吃飯,就算是禮拜二下午 我也空下來了,還禮拜四勒?

然後說也好笑,忙到大半夜也就算了,居然終於躺在床上後,腦袋一直想著「那我應該穿正式點還是怎樣去吃這頓飯 呢?到底是吃了要幹嘛?」這種白癡問題。愛看棒球的人,多少聽過他的事跡吧。在我這年紀(1986),他已經拿到了美聯年度教練的頭銜;在美職(2000 的地鐵大戰)與日職(2005羅德奇跡日本一)都帶出優異的表現也已經是家常便飯;不過還有身為大都會隊的總教練,被驅逐出場後還戴著假鬍子啥的溜回休息 室指揮,這也是非常神奇的秀啊啊~所以,不可以怪我只因為曉得要跟他吃飯而擔心沒衣服穿笑我! 繼續閱讀

去華就實‧甲子園的死鬥

可能要先解釋一下,「去華就實」應該是「去華就実」,那個実字是日文中的漢字。之所以會看到這四個字,其實是出自於剛獲得第88回(也就是今年)甲子園優勝的「早稻田實業學校校歌中,也是被放在看台上明顯之處,足以彰顯其校風的代表文字。對了,這所高校也是王貞治先生的母校,剛好在這位大學長臥病在床時,小學弟們拼了老命(尤其是熱血投手)為學校奪得了夏季甲子園的初優勝! 繼續閱讀

網友反撲,誰贏誰輸?

一邊寫著「從王建民公開信聊起」,一邊觀察現在網路上幾個點的發展,只是不段讓我想到孫子兵法?軍爭篇所云:「圍師遺闕,窮寇勿迫」。

當然,現在情勢都還未明,不曉得王建民與經紀人會不會有什麼變化,也不曉得媒體人打算下一步要怎麼走,更不曉得網路上的球迷們,到底在這個議題上還會發洩多久?與朋友間聊天聊到時,總覺得現在雖然說球迷留言留得太不留餘地也太傷人,但是依然認為這些也就只落個「自業自得」的程度罷了。 繼續閱讀

從王建民公開信聊起

其實,一直想寫的題目是「我們都做錯了的事」-想聊聊國內的職業棒球(或是其他機關、運動…)裡,每個人都做錯了些什麼。只是還在構思之時,看了幾篇堪稱無腦表率的報導後,實在覺得台灣(的各種事情)要有希望的前提,應該是大家都要有些自省的能力!而且影響力越大,越要自我反省,不然笑話會被人家看得越多… 繼續閱讀

一千多個日子的票房路

看到牆上每五秒在更新著當時球場各區域的售票細節,雖然只是在票房辦公室裡,我還是覺得眼框熱了起來,差點沒掉下淚。這一路,走了三年多。腦中第一個想到的,是想要找現在已經不負責票務而在樓上賣商品的汪經理,一塊過來瞧瞧,這是我們終於做到的事情…

前面發生過的事也不用多說,上次自己抱怨了一篇「用心反被笑的季後賽票務」, 大概有把為什麼要做線上購票、跟自己對票務的少許想法提出過;但是想要把自己覺得身為球迷應該享有的買票經驗做到,則是不停在自己腦中呼喊著,提醒自己有 機會就要做對的事情!怎麼叫做對?為什麼我去華納威秀看電影可以自己選位置,但是在棒球場不行?如果要做,又要怎麼做?
繼續閱讀

生死一瞬間

呃,標題很嚇人,不過不是故意的。這次不講小芝麻,要講的是…也釵釣H曉得,也釵釣H不曉得,但是我就在現場差點嚇到不行的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希望大家看了之後,在身體不適時不要太會撐。

之所以會想要寫出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昨夜(2006/4/24)的十一點多,突然接到怡菁表妹的電話,說要「告訴我一個消息」,原來是「二舅剛剛死了,在舊金山,還不曉得原因」。後來經我媽打電話去問過保姆,原因應該是心肌梗塞,一個在六周內嚇了我三次的疾病。 繼續閱讀

2006/04/04棒球週記

今天也還是洪先生加李耀明,對決副總加村長的戲碼;只是副總手臂不舒服,只好村長完投九局… 而我還是洪先生這邊的。

又是守左外野、棒次還蠻後面的。守備三球漏了一球,那球是阿富打的吧?守太遠,往前一路跑到三壘後方,卻腳軟(前面有支三壘打)頭暈看不到球,球進了手套手掌處又彈了出來…
繼續閱讀

2006/03/28棒球週記

由於前一個禮拜是小芝麻出生的隔天,我還在中山醫院忙著呢,所以漏了一個禮拜沒有打~

因為領隊近期內大概都不能歸隊,所以這陣子應該都是洪先生(老二)配上李耀明與副總(老五)配上村長對決的態勢。這週我與洪先生同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