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太多了嗎?

也部A真的想太多了。不曉得是因為之前想太多現在在難過著,或是之前沒有做錯,可是現在想太多?

昨天下午跟今天早上,各個打進季後敗球隊的售票辦法陸續出爐,讓我發現似乎原先想太多、太緊張了,不由得有點失落。現在確定要打季後賽的隊伍是:興農、誠泰與統一;興農在後面等著賣總冠軍前三戰門票(10/20起賣、兩廳院售票),誠泰也先賣季後賽前三場主場(10/20起賣、年代售票),而統一則先販售不曉得打不打得到、原先兄弟象擔心會遇到的狀況,季後賽後面兩場(10/20起賣、兩廳院售票)。 繼續閱讀

用心反被笑的季後賽票務

一直很想寫點東西,把這陣子奇奇怪怪的事情給記下來。所謂的「這陣子」,時間期間可以從2005球季下半季打完三十五場左右,兄弟象隊仍然位居第二名時,一直到球季正規賽結束前幾場的這幾天。至於想發勞騷的標的物呢,則是這年季後賽的奇怪規範下,最用心卻反而被笑得最兇的線上購票。其實比較正式的背景資料,我已經整理後發表在TWB的專欄上面;在這私人的小小地盤上,則是想要把一些怪現象給寫出來。

2003年所發生的「總冠軍第六戰」事件,其實不是不能避免的;早在前一年的2002總冠軍戰前一個月(2002/9/12),我們公司就已經規劃好票務需注意的地方,以及相對的因應措施建議,雖然線上購票是2003年初才開始執行,但是在當時便有類似的提案,這邊還有當時的文件。至於2002年總冠軍戰售票方式的公告,各位也可以參考一下,可以發現網路幾乎還使不上力。 繼續閱讀

職棒好搞嗎?

在台灣「搞」職業棒球,說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一方面市場不如美日(現在日本職棒也叫苦連天),另一方面球員來源也輸人甚多,更不用說在軟硬體設施上先天的缺陷一堆;更不用講國人幾乎沒有運動的風氣,釵h家長與小朋友只在意分數高低、名校間的競爭,最後看到的卻是有人因為沒有運動精神,所導致的各種亂象… 繼續閱讀

迎新‧送舊‧憶過往

其實這是早就想寫的東西,從事情發生的當天…2005/3/24晚上吧,就想好這個題目了;只是就一直忘記、一直拖…

當天呢,是我們「迎新送舊」大吃特吃的日子,至於這個「迎新」跟「送舊」倒是都有點定義上的困難,所以我還是大概解釋一下先。這裡的「迎新」指的 是球球,非常不新的新人,終於在外流浪幾個月後,從金融業回來公司上班;除了原本就要麻煩她的紀錄與語音兩大業務外,還將成為我們新進的培訓工程師呢!而 「送舊」呢,則是早在進公司之前就幫忙我們甚多的betty,因為家裡面一些考量與對未來的規劃,要離開台北回到台中;但是雖然她人不在公司,卻依然會協 助我們處理帳務方面的事情,所以也不是真的把人送走。

這是為什麼這一頓吃的有點心虛,呵呵。
繼續閱讀

想像未來的網路世界

我想,我應該是沒有資格說什麼「網際網路未來會如何如何」之類的預言,不過反正還沒發生的事情就是一概不確定,當然講了之後也沒什麼可能性去被到處宣揚還是怎樣的,就以最近看到的一則新聞,來講講我長久以來放在心裡的一些想法好了。

是什麼新聞讓我這麼在意?來自C|net的一篇報導,「Tracking PCs anywhere on the Net」;這邊有中譯版:「新技術讓匿名網路用戶無處藏身」

從不曉得多久之前,我就在想像:有沒有可能在網際網路發展到某種程度後,開始會有「網路警察」或類似的組織逐漸形成,然後有虛擬的武力、甚至是「替天行道」、進而發展成公權力組織?人類的國家組織是從何而起,到現在其實也無法有個定論。若不論國與國間的相處,光是討論許多群聚的部落或各種不同數量的人們,怎麼樣發展出國家的組織或概念,倒是挺有趣的一件事!

就印象所及,其中有一說是主張「先天限制」;也就是當自然環境中,先有一個界限之後(不管是山脈或是海洋,總之是很難跨越),再在其中產生統治或領導階層,最後才慢慢形成國家(或是類似)的概念。當然經由技術的領先或人口的過度增加,可以讓人類突破這些屏障,擴張自己的勢力!當然也有人認為是先有優秀的領導者,將一群人吸引聚集之後,才持續地擴張,直到自然邊界的限制中…或許兩者都發生過,是吧。

那麼,網路呢?會不會有依循實際世界的發展軌跡,也發展出類似的組織?

現在的網路世界,好像跟實體世界越來越接近的感覺;有人在上面相親、有人利用網路詐騙、有人用網路做生意賺了不少錢或賠了不少錢、甚至有線上遊戲的玩家,在上面成群結黨地組成幫派,在虛擬的空間中逞兇鬥狠…但是,這些都只是在最上層的應用層面中的一些活動,而非如同國家一般,有憲法、法律、警察、軍隊以及一票的後援組織,無時無刻保護(或是脅迫?)著該國籍的人民們…

我所想像的,就是先不論怎麼做到、或是什麼時候才會有,是不曉得會不會在網際網路上出現某些團體,具有限制或摧毀某台電腦連上網路的能力?由於連上網路變得越來越重要,若斷線成為孤島時,跟現實生活中被關禁閉可能雖有小差異但感覺相同,因此若發展出判斷在網路某處做出某些行為的電腦硬體在網路上的確實位置,以及利用某些方法在第三地攻擊或保護該硬體的技術時,最雛型的網路戰力於焉形成。

當然,目前雖然有各種駭客或病毒的發生,但是跟上面講到情形(在我來看)還是多少有點差異:駭客多半直接攻擊某些明顯的目標,被攻擊者則常需靠自身漏洞的主動修補,達到預防或阻絕攻擊的效果;病毒也如傳染病般,不小心、未更新防毒軟體等體質較差的,才會被感染。兩者目前都無法經由簡單的方法,讓第三者在遠端就解除危機或防範未然;而我所想像的團體,是除了有「攻擊武力」之外,還是會有「防禦能力」或「治癒能力」的存在…

比如說,想像一下。突然之間不曉得為什麼、也不曉得怎麼開始的,網路上除了知名的防毒軟體或防火牆廠商外,多了某個激進的團體,X。X的方針也許十分清楚,怎麼舉例呢?大中國主義(或是台灣獨立還是西藏獨立)好了。X也常常會針對某些開放或半開放的論壇,尋找與其主張相反的言論發表人,再經由現存技術的某些線索(像新聞裡),直接攻擊該電腦連線能力,使其癱瘓。但Y則是相反主張的另一團體,甚或是人權(好吧,連線權)組織的熱情擁護者,當發現某些末端使用者被X或其他組織攻擊時,可以使用某些技術,讓該使用者恢復連線能力。當然X與Y中間也許主動或被動不一而論,有時由X發起攻擊、有時是Y,許多認同X或認同Y的使用者,也開始漸漸選邊靠,也許藉由會員費用、也許藉由某些儀式或安裝某些小軟體,換取支持者的保護…

由於有攻擊、防守的能力與需求,較現在更緊密的社群組織於是出現了。有組織就會有意見領袖或領導人,當然在開銷(不管是維持武力或是警戒)增加時,類似稅收的機制可能也會形成。社群內當然也會有內規,在環境更嚴苛時,自然規範會更嚴格,同社群亦會維持社群內多數意見一致的狀態及秩序。而也有可能會有不少個人主義者,不為信念而為挑戰自我,遊走在各種社群之間…

好啦,現在我們有管理階層、有軍隊、有財務單位、可能還有民主或獨裁的機制;只是這時候,自然環境較難成為這個虛擬組織內人員的限制,而較可能是文化背景!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觀念,都有可能影響或是成為這種虛擬團體分裂或合作(甚至是組成)的契機!也許您會認為,網路是網路、生活是生活;但是假如我們越來越網路化、越來越依靠它的時候,會不會上不了網依然不是問題?可能真的是個大大的問號!

另一個層級的棒球:「Moneyball」(下)

聯盟與農場間體系的完整。

    不管名稱會是「小聯盟」、「二軍」還是「農場」,其實都應該是同一件事;而重要的不是在於它的名稱,或是這個名稱是不是存在,真正要在乎的,反而應該是所謂的「一軍」與「二軍」之間,怎麼升、怎麼降、怎麼登錄與取消、以及怎麼在權利與義務(尤其是球員薪資)間規範清楚…這些執行面的雜事。

    或已經有球隊成立二軍,其他球隊尚未跟進,那麼聯盟應該先訂出同為職棒球員的農場系統內,如何登錄或取消登錄、登錄時的限制為何、以及傷兵名單制度(美國叫Disable List)是否應一併完成,還要以不論是否有二軍的球隊,都可順利執行的角度去規劃。而在目前有限的資源之下:包括場務、場地、選手與裁判等工作人員,當然包括預算時,怎麼同時維持二軍的比賽與一軍的比賽能夠順利完成,都應該是規劃時的重點。這些都完成之後,才能希望球員能夠有足夠的比賽去累積經驗,讓球員在適當的壓力下成長,或是利用不同的賽程與賽制調整自己的狀況;也才是農場制度產生真正效果的重點所在!

    當然薪資的部份,應該也是球團與球員都會重視的部份。在美日職棒間,由於自由競爭與商業化的機制引導下,光是先發球員的票房號召度,或是先發與板凳球員之先的薪資,就有一段差距,更遑論「一軍」與「二軍」的薪資結構,幾乎是完全不同的等級。這種被拉大的差距,當然讓低階的球員拼了命想要打出成績,希望能逐步進入更高殿堂(與薪資)的聯盟球賽;但規劃時如果只是著眼在薪水上,甚至有了「在二軍好好打,打好升一軍幫你一個月加兩萬塊」,或是「雖然你打很好,可是你薪水太高了,我得把你降到二軍去少領一些」這種幾乎是以單方面的出資者身份產生的思考,而非著眼於加強球員實力的話,制度將不可能接近堪用的程度。

大小聯盟間的差別

    不論是在訪談已經身在大聯盟、或是還在小聯盟奮鬥的球員,或是在很寫實的電視影集與電影中,觀看到美化過的鏡頭,應該都能夠發現,「在大聯盟或小聯盟打球」不只是「我在哪裡工作」這樣子的心態而已;至於大小聯盟之間的差距,也不僅止於球場的大小還是觀眾的多少,而更是在實質上與心理上,有著極大的反差!

    我們先拿很簡單、可以量化的數據出來看看。除了像某件賣的不錯的T-shirt上面寫的「Eat, Sleep, Play Baseball」這三件事之外,短期(一年僅有76場比賽)的Single-A級球隊,或是初次簽約的那年,多半以月薪 USD 850作為起薪;若是身在打一整年的Single-A中,第一年可以領到USD 1,050(約新臺幣三萬六)的月薪;若是升上了Double-A級的球隊,則月薪增加到USD 1,500(約新臺幣五萬出頭)。要是像陳金鋒近年來最常待的Triple A,底薪則是USD 2,150(約新臺幣七萬五)。以上列的數字都是第一年的簽約金額,第二年之後若還在同樣等級,比需往上調整。頂多再加上每天USD 20(約七百塊新臺幣)的伙食費,不管在哪個等級都是一樣的數字。以上數據在小聯盟的官網上列的很清楚。

    但是一旦升上大聯盟,就要看MLBPA(大聯盟球員工會)所提供的制式合約內容了:第一年上大聯盟,每天的薪水是以一個球季至少是USD 300,000(約合新臺幣一千萬的年薪)的費率去計算;若是上過大聯盟再下放小聯盟,薪資至少要以年薪USD 50,000為基準來計算!

    就算不是明星球員,光在薪資比例上,Triple-A、從未上過大聯盟的球員,與上過至少一天大聯盟、再回到Triple-A的球員,就會至少提高一倍。在大聯盟待的日子越久,當然就領得越多;更不用說幾乎被神化(其實是真的很神)的大聯盟比賽,更上成為Big Leaguer,是所有棒球人的夢想天堂了!當然這一方面是讓球員拼命強化自己的動力,一方面更是聯盟與球團所經營出來,理所當然操作整個機制的精髓啊!

交易制度的完備

    就算球隊有農場系統、有完整的薪資與福利規劃,每支球隊都還是不可能按照自己所希望的,隨意以農場補強球隊的弱點。這弱點有時候是打擊強度不夠、有時候是能吃局數的中繼投手不足、有時候是防守穩定度不夠、但是也有可能是在薪資談判過程中,球員調整後的薪資超過球隊能負擔的水準!當然在球季進行一半到三分之二時,球隊能否拿到進入季後賽的門票,更是調整球隊狀況的時機…

    這個時候,就不是養一堆小聯盟球員,隨便在整個體系升升降降就能夠解決的;球隊之間的交易,可以輕易解決上述的問題,但是交易制度怎麼制訂到完善,會大大影響球隊間交易的可能性與可行性!如果交易都只是兩隊交換球員,也許考量還比較單純;但是以大聯盟為例,在規定的賽制中,某些交易會影響爭奪同一分區參與季後賽的機會,因此多方交易有時是不可少的。而要有多方交易,加上每個球隊的預算不同、每位球員的薪資也不相同時,就更顯得制度的重要!

    為什麼Oakland A’s近年來在明星賽後的勝率,總是能夠高於其他球隊,甚至創下連勝20場的球隊紀錄(MLB的連勝紀錄,是1916年還在紐約的巨人隊的連26勝)呢?就是因為Billy Beane的神樣交易策略!在明星賽進行期間,許多分區其實已經產生領先群與落後球隊;領先群想要鞏固自己的地盤、落後群也許已經差太多而只思降低今年薪資、並培養新人,所以在這兩樣情之間,就產生有人希望補強哪邊、又有人想要放掉哪邊的狀況。Billy最厲害的就是在其他二十九支球隊之間找出空隙,一方面以不同的角度觀看數據,瞭解球員對球隊真正的價值所在;另一方面以各種在交易中能出現的資源作為手段,不論是球員、現金、甚至是選秀順序,都是他變交易魔術的道具!沒有完整的交易體制,也就不會、不可能有這種人稱Moneyball的操作手法的出現,我想是無庸置疑的。也就是反過來說,這種操作手法的出現,的確可以讓我們深深地瞭解到,一個完全不同等級的玩法呢。

對「棒球」的認真態度

    最後,必須特別指出來的是,上述一切的一切,都是基於「認真看待棒球、並且全心投入」這樣子的態度,才能夠達到的成績!光看棒球這個運動,在1845年由Alexander Cartwright訂出壘間距90英呎、九個球員與每半局三個出局數等基本規則後,一百多年間沒有修正過,就曉得這個規則是花了多少精神與心力去制訂(或是修改)而成的。自此之後,投入這項特殊團體運動的人越來越多,也讓整個職業化、大眾化的過程實在是多彩多姿!

    但是不得不提的,是一位在整本書裡用到最多篇幅(一整個chapter、32頁)所提到,對現代棒球統計觀念最重要,也幾乎是顛覆傳統統計數字的「作者」-Bill James。至於他是如何影響現代棒球觀,以及有關他的堅持與著作方向,還是請各位去翻翻本書;不過講到他所提出神奇又極端複雜、光「簡化版」就有一頁的公式、用來評估單一球員每年幫球隊贏了幾場球的Win Shares(真的搞懂他的華人不曉得有幾位…可以看看好友Debugger的網站),就是一個對棒球完全投入最好的例子!

    Win Shares的產生,其實不是單一天才的成就可以解釋,也要規功於一群對棒球紀錄有十分高興趣,會用各種角度去討論與發展計算方式的紀錄狂們。當大多數觀眾對於瞭解OPS(上壘率加上長打率,On-base plus slugging的縮寫)已經沾沾自喜,或是還搞不清楚上壘率(OBP、On-Base Percentage)與長打率(SLG、Slugging Percentage)要怎麼計算的時候,已經有人長期提出對球隊的貢獻指數,上壘率要比長打率重要的基本觀念了!是巧合嗎?是認真的結果!

    衍伸出來的問題,包括「棒球紀錄」應該怎麼被認真看待?還是只是看看報紙上的數字就好?球隊要怎麼評估一個選手的好壞,或是更難的,價值?甚至更重要的,在有限的資源下,用什麼贏球?也許我們都應該花更多的時間,好好的再思考一番。

也許看了Moneyball,您也會有跟我相同、或是天差地遠的想法冒出來。但是在享受原作者在文字上的洗鍊(英文書,用字不會太難;中文版版權已有出版商取得,也許2005年會看到吧?),以及滿腦子沉浸在書中為您剖析得清清楚楚的棒球時,請回神注意一下:書裡面有多少「理所當然」的事情,在我們身處的環境(包括棒球、包括整個社會、包括價值觀…)之中,是幾乎完全沒有出現、甚至夢寐也不可求、卻又實實在在理所當然地出現在地球的另一邊的世界呢?

看完這本書,您就多少可以體會我想說的,「另一個層級的棒球」吧。不是從技術面,不是從心理面,而是…完完全全,另一個層級的棒球。

另一個層級的棒球:「Moneyball」(中)

我們得再花點時間,講講「棒球」這奇特的運動。

目前就算是在各種科學或非科學方法都十分發達、又是現代棒球發源地的美國,其實都沒有一個可以從一堆青少年中,找到能夠判段「未來一定是大聯盟球員」的規則或是方法。雖然日本職棒(或是甲子園,更熱血)會流行一些「衝刺速度」、「握力」、「背筋力」…等的判斷方式,可是仍然沒有一些「我跑多快就一定打棒球會打多好」或是「我背筋力有兩百,所以球速一定可以破一百四十五」之類的結論在。因此,實戰的經驗與訓練,是目前大聯盟球員的唯一來源,當然這包括了整個小聯盟系統,以及近年有許多優秀選手輸出的日本職棒。

那麼在大小聯盟之間、或是那之前的選秀、甚至是球隊之間的球員交易,要怎樣才能找出「未來之星」呢?傳統的球探一定要「眼見為憑」,親眼看看這球員是不是打球的料,所以常會在電影中,看到那種在鄉間亂晃的老球探,光憑眼睛就能判斷出球速的數字,然後就突然抓出個天才選手的故事;但是也有一派新興的球探們,主張憑著某些整理過的比賽紀錄與數據,或是一些比較複雜的計算(其實應該是分析)方式,就能夠判斷球員的價值或能力!

其實「潛力」與「實力」原本就不能當做同一件事來看。當一個高中生可以在練習(或是小比賽)時,隨便把球打到看不見,可以說他是天份相當好。如果這高中生考試成績也很棒、談吐又風趣、還很有領導人的風格,在校際比賽中,面對各種投手時,各種攻擊數據都能遙遙領先,看起來像不像是將來有機會成為MLB明星賽先發選手的材料?但是在美國,這樣子的選手進入小聯盟體系之後,也許他能夠利用不停的奔波與賽事繼續成長,也許他在Rookie A表現十分搶眼;但是當球團希望這個球員能夠快點擔當大任時,卻可能因為各個小聯盟階段的實力差距,加上過快或是過慢的調整與調度,讓他一下子就大紅大紫,或是就此失敗。

本書的主角,也是目前一手把 Oakland Athletics打造成小市場勁旅的Billy Beane,就是典型的後者。在本書的各個段落中,都會發現這段失敗的經驗,可以讓他反過來利用目前MLB的各種制度,包括每年舉辦一次的選秀會、如何利用「多贏」的思考去創造球員交易、怎麼從一些別人不注意的數字去看出有實力但是未被發崛的球員…等等,一步步以有限的籌碼,換取球隊最佳的實力與戰績。

好吧,簡單地看到這裡,有沒有猜到什麼是我想說的「不同層級的棒球」呢?

球員來源的豐富度。

    球探這個行業之所以會存在,就是因為球員的數量足夠到一個程度,讓一般人沒有辦法一眼從這麼多球員中,挑出夠多、夠好的明日之星;而成績頂尖的金字塔頂端球員,不僅僅可見度與所處球隊成績有關,更因為數量少,讓各個球隊在選秀時的順位,並無法保證能補到最想要的球員。因此,球隊需要有球探的存在,才能夠挑出除了媒體關注的焦點之外,以往成績並非頂尖,未來卻有機會成長到為球隊提高戰力的球員。

    相對的,球探也要有夠久、看得夠多的經驗,才能判斷所看到的年輕球員們,是否因為被放在適合或是不當的位置上,而被高估或是低估了他們的能力。光憑碼錶與測速槍是不夠的,由於青棒之前的球隊數目如果夠多,有潛力的選手會被稀釋在各隊之間(當然「古豪」級的傳統強校是例外),各自在教練所認為,球隊最缺乏的位置上擔當重任!也許這個位置能讓球員發光發熱,也許只是加快加深運動傷害的影響;但是由於永遠有人能在石礫中選出原石並加以加工,以小成本獲得大大的成就,更讓球探成為重要的一環!

    以日本為例,如果職業球隊的球探們都只將眼光放在進入甲子園,甚至是只放在在甲子園有表現的球員身上的話,那麼可能世上只會多了一個身高不夠、體型不佳、沒多久就消失在野球界的一般投手,卻少了Ichiro這位挑戰大聯盟紀錄的天才打者!這將是我們多大的損失?

選秀制度的公平公正。

    有了足夠的年輕球員、也有了可以慧眼識英雄的球探,怎麼樣讓這些小將們適當且合理地進入職業棒球各個球隊,就成了一大課題。所謂選秀,絕對不應該是六支球隊在五個不見得球隊都想要的球員身上大作文章,也絕對不應該是每年換個一兩次選秀方式的。

    其實選秀的立意其實很簡單,就是要讓各個球隊,能夠在一個穩定(才能制訂策略)與公正(不然直接有錢的分一分就好)的制度之下,利用通常是一年一度的選秀,調整球隊間的戰力。有錢的球隊也許可以利用交易的方式(前提當然也是要有完整的交易機制),獲得所需要的戰力,但是交易代表著薪資的提高,與球員表現是走上坡還是走下坡;也讓交易的成本與收獲不見得成比例。之前所看到洋基隊與運動家隊的球員薪資成本主要差異,原因幾乎都在補充球隊戰力的手法上:洋基多半以高額薪資簽下自由球員、運動家則多利用農場系統,或是以較不起眼的多方交易,精確地填補球隊戰力落差。

    而整套系統可行與否,便在於各隊是不是有農場(二軍制度),將有潛力的年輕球員提升為有實力的戰將,以及農場中球員的來源,是不是可以經由一個行之有年且穩定的選秀制度,利用自有的球探系統,用較低的薪資成本,加以適當的訓練與調整,經過後面要提到的完整賽程體系,獲得最大的戰力與效益!但是就算有球探仔細地觀察年輕的業餘球員,卻很可能因為無從曉得這些優秀球員能被現行或將行的制度選入球隊,甚至還會被兵役的變數所影響;因此若選秀制度一改再改,將沒有球隊願意投資時間與心力在年輕球員的觀察與培養上!怎麼樣是一個可長可久、既公平又穩定的選秀機制,我們可以從本書中對這些部份的描述,見其端霓。

另一個層級的棒球:「Moneyball」(上)

其實自從年初用還可以的速度讀完這本書之後,就一直想寫關於它的介紹;但是左想右想,它所敘述的故事,雖然一方面就只像它的副標,「The art of winning an unfair game」,另一方面也因為裡面有太多有關美國棒球的精神、大聯盟的規則、紀錄與數據…各式各樣雖然「非常棒球」,但是又充斥著讓人不知從何講起的千頭萬緒。

先介紹一下這本書的「物理性質」。我是從網路上,在Amazon.com購買的,當時只有硬皮版本(精裝本的意思),讓我在拿的時候多少有些不習慣,但是它的狀況也很容易維持得蠻好的。內容有288頁,都是密密麻麻的英文,頂多有一些簡單的表格或列表罷了。如果當成每天邊上下班、邊練英文閱讀、邊學習美國職棒的文化的媒介,這本書的大小與重量,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作者是Michael Lewis,是一位之前著作多半與財經趨勢有關的作家。之前的「Next」、「The New New Thing」、「Liar’s Poker(中文本為老千騙局:華爾街超級營業員的故事)」…等等,在美國銷路都相當好,尤其是1990年出版的Liar’s Poker,更曾登上New York Times的Bestseller榜首。目前仍相當活躍在財經與新聞界,詳細的介紹在上面所附他的介紹網頁中都有;只是這也無法說明他為什麼跨到「棒球」這個怪異而複雜的領域來…

他會寫這本書的原因很簡單,只是個小小的問題:「為什麼 Oakland Athletics雖然是MLB最窮的球隊之一,但是可以贏那麼多場球?」

我們先來看看Billy Beane接手後,A’s這支神奇小市場球隊,所花的薪資與得到的成績:

年份 勝率 薪資總額 薪資排名 勝場成本 球季結果
1998 74 88 0.457 20.1M 28/30 0.27M 分區最後(第四)、未進季後賽
1999 87 75 0.537 24.2M 26/30 0.28M 分區第二、未進季後賽
2000 91 70 0.565 32.1M 25/30 0.35M 分區冠軍、AL冠軍敗
2001 102 60 0.630 33.8M 29/30 0.33M 分區第二(外卡)、AL冠軍敗
2002 103 59 0.636 40.0M 28/30 0.39M 分區冠軍、AL冠軍敗
2003 96 66 0.593 50.3M 23/30 0.52M 分區冠軍、AL冠軍敗
2004 83 59 0.585 59.4M 16/30 - -

註:上述薪資總額出自USA Today,2004成績計算至9/12。

當然,看到薪資總額怎樣都在幾千萬美金的數字,會讓人心生懷疑:「怎麼,這樣也算是很少嗎?那台灣的球隊怎麼辦?」所以我們一邊舉出幾個數字,一邊讓各位感受一下美國職棒商業化的威力,以及A’s的薪資是如何的「相對少」。

首先,在2004年的各隊薪資排行中,由於這幾年間表現不錯的選手薪資調整,讓A’s的59.4M在30支球隊間排名第十六;但是除了今年之外,A’s的薪資幾乎都在後十名間徘徊,尤其是以這麼低的薪資,還能讓勝率(除了Billy的第一年外)都能維持在五成以上,甚至連續四年超過九十勝,不能不說是奇蹟了吧!可惜這四年都有打進季後賽,卻都在分區冠軍賽中落馬,無法創造更大的奇蹟,只好說是短期賽事與長期季賽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若是不管短期賽事間(錦標賽、奧運、或是世界冠軍系列賽),球隊經驗對最後結果的重要性;光將在技術水準最高的棒球殿堂中,球隊取勝的難度想像起來,再回去看看上面兩個表格,所以就我們可以很簡單地以「獲得勝場」這件事,來看看這兩支球隊在1998~2003這六年之間,平均每年在季賽間要拿一場勝利的成本各是多少。

提到薪資,不免要搬出人稱「邪惡帝國」的洋基隊出來比較一番。就以同是近七年的成績單,我們看一下洋基的黃金陣容:

年份 勝率 薪資總額 薪資排名 勝場成本 球季結果
1998 114 48 0.703 63.2M 2/30 0.55M 世界冠軍
1999 98 64 0.586 88.1M 1/30 0.90M 世界冠軍
2000 87 74 0.540 92.9M 1/30 1.07M 世界冠軍
2001 95 65 0.594 112.3M 1/30 1.18M AL冠軍
2002 103 58 0.640 125.9M 1/30 1.22M AL分區冠軍敗
2003 101 61 0.623 152.7M 1/30 1.51M AL冠軍
2004 90 53 0.629 184.2M 1/30 - -

註:上述薪資總額出自USA Today,2004成績計算至9/12。

由於在美國的職業運動越來越商業化,許多成績都越來越快轉化成薪資,因此若將在棒球賽中對每個隊都相同重要的「勝利」,與該年所花的成本「薪資」一相比較,就曉得A’s多有效率、也多讓人眼紅了!

再談賽制調整(下)

落實主場制度

    這部份的數據,已在前文「落實主場制度之前」提到過。簡單把結論講一下:現在的賽程與球迷結構,無法支撐真正的主場制度!球團將因為負責球場的相關開銷費用(看看今年不續約的興農跟中信),卻得不到適當的回收而放棄這條正道;雖然也許巨蛋的名聲與硬體可以吸引較多球迷入場,但是這邊也要看看遠雄之後要開出來的場租是每場多少錢,才曉得有沒有職業球隊敢進去比賽。

洋將限制

    今年有位怪咖投手回鍋:前味全龍「賈西」、現任統一獅守護神的凱薩,因為幾乎完全壓制了國內的強打者,引起相當大的話題。

    明明年紀漸大(今年三十六歲),球速與球路威力較以往不如,但是靠著經驗、配球、稍降的球速與幅度恐怖的滑球,讓凱薩的各種投球指數都較以往好上許多!剛好今年是重回奧運的關鍵,也引起許多球迷有了「打者水準較前幾年為差」、「以前凱薩會被打爆,現在連失分都難」、「多找些這種洋將來,不然代表隊出國就會被K假的」之類的聲浪。

    但是說真的,洋將畢竟是過客,先不論薪資上限的部份(有趣的問題:凱薩實領多少?);兄弟目前三位洋將:38歲的風神、37歲的橫田久則與34歲的中入伸,光靠經驗就把其他球隊的打者壓過去了,為什麼要再去找更好、更貴、球更快更有威力的洋將?球隊找洋將可不是為了好看或是幫國家訓練打者啊,是為了贏球!在每週只要打三場比賽的賽制下,本土投手想要先發,機會可以說是越來越少;除非你是奧運國手的等級,不然連比賽的經驗都無法累積!

    與其在乎洋將制度,不如先想想造成如此洋將「就夠用」的起因是什麼,它同時也是本土投手無法以實戰累積經驗、增加級數的原因。

回歸主題討論。當然沒有一個方法是萬靈單,那麼,難道從一年一百場、每週只打三場比賽的賽程,換成一年一百二十場、每週四至五場的狀況,球團不會說話嗎?

當然會。

但是想想投資報酬率!對球迷較多的幾支老球隊來說,場次的增加,代表著進場人數的增加;如果將經營職業棒球的球團分成兩大類:能夠運用的資金較少的「基於熱情」類、與集團資源豐富或母企業廣告預算分一些就很值得的「行銷至上」兩種,我們可以發現,不管是哪種球團的經營者,可以很快看到增加場次對原本參與職棒的成效!

如果您會發現在這幾年來,球迷回流的速度變快,入場觀眾也逐漸回升。雖然離對「職業棒球」的期許還有一段距離,但是以成本面來計算,球員的薪水幾乎是固定成本,不論打一百場或一百二十場,變動不會太大;當然勝場獎金就是變動成本,但是贏球可以換來更多球迷進場,何樂而不為?

至於每場比賽的變動成本,近幾年的評估都在「每場進場人數三千人可打平」的標準;若以此標準計算,兄弟象、興農牛、統一獅三隊在2004年至今的平均主場觀眾都在四千人以上,增加場次是對球隊有利的。至於目前主場人氣在後半段的誠泰Cobras、中信鯨與La New熊三隊也不用太難過,幾乎都在兩千人以上(La New熊隊接近兩千人),市場也處於持續加溫的階段,增加場次不見得是壞事!

如果您支持的球隊是「行銷至上」類,想想現在體育臺的收視率跟球隊、球員的曝光率吧。在台灣並沒有很多節目一做就是十五年,而且固定在黃金時段的六點半到十點開播,三個多小時看到的都是同樣球衣球隊的明星在電視裡晃來晃去;當然中間有幾年狀況不是很好,若就以三年內的電視轉播授權金再度回升、電視廣告購買成本提高這兩個層面來看,支持一支球隊換得如此高曝光率的效果,怎麼不是好事?

每個禮拜三場、每場三個多小時,不論其他節目的露出,一週平均會有約十個小時固定的曝光。若每個禮拜四場、每場還是三個小時左右(其實棒球打快一點比較好看),曝光時間馬上增加至少20%,更不用說更多場的出賽會讓球迷成癮性更高,所產生的週邊效益了。

再如果,真的是如果,您支持的球隊「賺錢第一」,當然前提是賺得到錢或是接近賺錢的話,請想想授權金與廣告費。前面有提到場次的提高,其實對球隊變動成本的增加有限,那麼對電視臺或廣告主來說呢?難道場次增加之後,球隊要付更多錢給電視臺嗎?不是!是要收更多授權金,以及相關的廣告費用!

轉播權利金第一次總值破億,就是間接造成職棒分裂,發生在1995年的1997~1999轉播權招標事件。當時(職棒六年)賽程剛從六隊各打九十場(總共兩百七十場)擴增為六隊各打一百場(總共三百場)比賽,觀眾總進場人數亦是水漲船高;當然在收視率與廣告收入方面,是電視臺的一大利多。沒想到原先三年九千萬的權利金,就在此時一舉提高到三年十五億四千五百八十四萬元的天價,讓各球團數錢數到手軟,但也埋下了接近十年的「職棒黑暗期」。

目前的賽程同是六隊各打一百場,轉播的兩大單位:緯來與年代自然也在球迷回籠的同時,嘗到了一些甜頭;因此各自製作了更多的棒球相關節目,希望在非轉播的時間,將球迷的目光拉回該台。簡單的問題再問一次:如果場次變多了,是應該體諒辛苦的電視臺工作人員,將轉播權利金降低呢,還是應該想到他們能得到更多的廣告等相關收入,將轉播權利金拉高呢?

好啦,以上當然是說給球隊經營者看的。球迷想看到的東西,都在執行面的後面,前文「落實主場制度之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不曉得您的看法又是怎樣?可以到這邊發表您的高見

再談賽制調整(上)

在「調整賽制、提升整體實力!」一文中,強調了提高賽程的密集度,應該是目前中華職棒想要自我提升的最快方式,更較「成立二軍」或「落實主場制」等要重要許多。其實說起來,包括洋將限制、選秀制度、裁判素質…等等問題,每個人都可能會有對其執行的先後順序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為何我會提出「調整賽制」為第一優先呢?想再多花些時間討論被提出過的一些方案,與目前國內職棒的環境在方案執行度上的影響,以及將會發生的問題等等,供大家討論。

在看下文之前,請先記得筆者的心態:下列的各種方法的確都是各種提升國內棒球環境的手段,絕對不是為了反對其他的方法而反對的。主要還是因為看到、聽到與接觸到許多參與職業棒球經營者之後,「將心比心」的思考下,才將「調整賽制」當做是可行、也是最保險的方法。而所有的方法目的也都相同,只是各人對達到同樣的目標,有不同的路線與手段罷了。

以下將這些非做不可、也多半是進行中的方式,一一提出自己的意見:

成立二軍

    不論現在的做法如何,成立二軍這件事,真的是一個非常被需要、卻很複雜的問題。尤其在主其事者的「動機」上面。

    美國職棒在1876年成立了國家聯盟(National League)之後,到1901年才有現在被稱為小聯盟(Minor League Baseball)的前身: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Baseball Leagues出現;日本職棒則是在1936成立了第一個職業棒球聯盟「日本職業野球聯盟」後,到1949年起,各球隊的才二軍紛紛成立。

    職業棒球是資本主義社會中的商業行為,並不是社會主義下,試圖彰顯國家榮譽的副產物。而二軍的出現,是因為要補強一軍的戰力,自然發展出來的。為了球隊的戰力與成績,各隊在現在的架構下,各顯神通般去尋找適合的洋將(還記得第一次選秀是怎麼辦的嗎?),或是在選秀時展現長遠的眼光;但是如果現在的情形…像是找三個很強的洋將先發投手搞定一切、或是以穩定的選秀補強投手戰力之類的方法,就足以應付現有的狀況,球團為什麼要成立虧錢機會更高的二軍?

    雖然從2001年的補充兵役辦法2002的體育替代役到2003年底成形、2004開始執行的體委會協助職棒聯盟各隊成立二軍方案,在在顯示了職棒回春之後,國內棒球各界的領導人,都體認到二軍與培訓的重要性,也試圖以外力(對職棒經營者來說)的方式,積極主導二軍成立之事!只是除了目前職棒還是「不需要成立二軍」的賽制這個原因之外,目前的職棒仍然處於連養所謂「一軍」的球員都有困難,以及其他產業紛紛外移,景氣要好不壞的大環境中,當然對四不像的代訓方案以「應付」的方式進行!更別說要積極成立二軍了。

    「成立二軍」這件事對職棒球團來說,比起看得見的、算得出來的虧損之外,光一個「可能變強」的可能性,真的可以說是誘因不足啊!

增建巨蛋

    說真的,筆者認為這只是因為現在沒有,所以大家才吵著要的球場。目前要求興建巨蛋不出以下幾個原因:台灣容易下雨、現在的球場太小、巨蛋是國力的象徵…等等;一下子想不出太多,先就這些一個一個討論好了。

    先看看下雨的因素。台灣雨多颱風多,的確沒錯。但是在2004年已經進行的210場例行賽中,真正因雨延賽的場次有多少?十四場。這十四場裡,又有不少是因為球場的排水措施不夠完善,結果造成天已放晴、卻因場內積水無法開打的情形!在這樣子的條件下,個人倒是認為怎麼改善舊球場或注意新球場的排水,倒是比興建巨蛋來得重要一些。

    再看看球場的大小。說真的,黃牛票的事是常有聽說,在工作上也因為要退掉黃牛在線上預付的票款,蠻傷腦筋的。但是只要看一下目前平均進場的觀眾人數,也許會打消「我們的球場太小了」的說法:目前進行207場季賽,平均入場觀眾為3,717人。如果以球隊分,平均觀眾數最多的兄弟象隊,不論主客場均有六千人以上的表現,卻不滿七千人;若以球場來分,今年進行十場以上比賽的場地中,天母平均近五千五百人是最多的,再來是台中、台南與新莊的接近四千人。多嗎?回顧一下這篇文章:「落實主場制度之前」,根本平常有意願入場的觀眾少到可憐的程度了,怎麼會多到非蓋一個三四萬人的巨蛋不可呢?

    至於巨蛋是國力的象徵就別提了,這自有公論,也不是建一個巨蛋馬上大家都覺得中華職棒的實力可以跟日本職棒一樣。

下一次將有其他項目的討論,並回歸我們的主題:增加季賽場次的優缺點,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