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a Las Vegas! (I)

這是蜜月旅行(2003年9月)時的行程第二部份…事隔許久才要開始回憶,還好Las Vegas給我的印象,深刻到我還能在近兩年後回顧…

從San Francisco出發,坐上美西航空的Air Bus 320,花了大約近一個半小時,就離開了令人懷念的San Francisco,到達陽光更加猛烈的Las Vegas。說起來也不是多遠,相鄰的兩個州而已,沒想到就已經有距離感了…沒想到的是,一下飛機,馬上感受到賭城的存在感!遍地的吃角子老虎(slot machines)! 繼續閱讀

東京巨蛋行,台灣都不行

前幾天偷了個空,去日本走了一遭,也理所當然的去見識了一場在東京巨蛋(正確名稱似乎是Tokyo Dome City)舉行的日本職業棒球例行賽;比賽的結果是讀賣巨人以九比四擊退養樂多燕子隊外,還出現了七隻全壘打!真可以說是一飽眼福!只是今天要講的不是那場比賽、或是日職的制度,而想聊一些在東京巨蛋的所見所聞。

我們是從秋葉原站,轉JR中央線‧總武線到水道橋站下車的。一下車過一個馬路,就可以遠遠看到巨蛋的「蛋殼」,讓人非常興奮!不過在過一個小橋的時候,路邊顯眼之處就有三位身著制服的警察,高舉著「入場券の不正売買は 違法行為です」(門票的不正當買賣是違法行為)的標語!當然,還不提四週插了一堆如此標語的旗幟,以及在各個門口、柱子上貼的看板,用來昭顯政府與巨蛋球場杜絕黃牛的決心!

台灣行不行? 繼續閱讀

最近的職棒新聞

最近的職棒新聞不少,但是似乎都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些,總是覺得後面有些什麼事情。當然有些可能是好事,也有些可能不是什麼好事;事情嘛,怎麼看都可以,也怎麼看都有人亂看,就讓它多個解釋又會怎樣、或是不會怎樣?

中華職棒十五年的賽程表遲遲未定案。

自己在前幾天跑了一趟南部的幾個球場,從高雄立德、澄清湖、屏東、台南市到嘉義縣、市,深深覺得幾個球場間的難為。立德棒球場在1998年之前,一直都是每年必排三十至五十場的主要場地,觀眾人數也不算太差;但是1999年之後,被北有台南統一、南有澄清湖球場的夾擠之下,幾乎變成有一場沒一場、可有可無的小場地。但是今年突然冒出La New高熊隊,但是認養的澄清湖球場又在維護中不能練球,所以也想要移師立德棒球場練習,也讓場方找到空隙想要努力一番,讓職棒也能在高雄立德棒球場進行…但是這事似乎還是未能如願。

嘉義縣棒球場雖然硬體相當不錯,但是迄今未有大比賽在該處進行,也是有其時空背景;不論球員涉賭是不是跟嘉義縣球場有關,但是還是有球隊覺得當地是龍蛇雜處、狀況難搞定的。加上TML與CPBL的分家,以及第一年嘉南勇士就認養了嘉縣球場(雖說是認養,但是大概只有合作),在該地送票送到大家不想看要錢的球賽,也讓中華職棒的球隊很難在該處排好賽程,還連帶讓中信鯨在認養嘉義市球場後,經營得十分辛苦。

也陷N在這些人事時地物的相互角力下,賽程表需要一改再改,到現在第七版才大概有大勢底定的感覺吧。說真的,這種事東聽聽西看看,也實在沒有辦法在現在的大環境下苛責什麼了,只是同情…

洪領隊對「判將」釋放善意。

先說我用「判將」只是隨著媒體一起用,也先講點別的。其實就聽到看到的來說,「2003總冠軍第六戰事件」不可謂影響不深遠。當天的慘況已經過透SNG在全國都看得到,但是現在是有一個問題:領隊您說票的數量是正確的,那票到哪裡去了?雖然事情過了幾個月,但是大家心中還是多少存在這些問題;只是就我所知,票,不是只有兄弟在處理啊,怎麼通通過錯都推給兄弟了呢?媒體記者曾經在賽前透過聯盟訂票,總數快要接近一千張,這些票也被領隊保留給球迷,但是也讓這段時間內,領隊在媒體上吃足了苦頭。講這個,只是想表達一件事:媒體上看到很多事都只是一個面,包括我在說的話也是,只是領隊真的不是壞人,而且很單純地為球迷好啊。

但是他這樣子的個性,也讓兄弟遭受過幾次危機,雖然都是有人藉著他的個性來安排一些狀況才發生的。不過至少在棒球這件事情上,他並沒有放棄,也因此讓很多塵封已久的往事,得以讓大家再從另一個角度想想。試想:要是兄弟在2000之前就一氣之下,步入時報、三商跟味全的後塵消失,現在還有人看職棒嗎?

但是不能否認的是,當初這些老球員的離開,的確對兄弟造成很大、很大的打擊!不光是實際的戰力,在企業形象、球迷流失(後來證明這事影響不大)、先前投資在球員商品等等的開銷,就真的讓在各球團裡算是數一數二沒錢的兄弟吃足了苦頭。不過其實在之前的這段時間裡,據說領隊提到這些所謂的「判將」時,感覺並不是一視同仁地排斥,有的是可惜,有的是厭惡(不是離開的事,而是更糟的事),也有的…是很深、很深的痛心。

當然,我想領隊也陴{在心裡可能想的是「如果當時…就好了,那現在是不是或部K呢?」對他來說,李先生的離開可能是最冤枉也最可惜的事情,只是不曉得在雙方揮撒善意的同時,是不是也有那麼一點可能,在蘊釀著鳳回巢的好戲?也閉O在這麼寒冷的東西,可以讓人想到就心頭一熱的猜測吧。

中信鯨隊大幅人事調動

從去年壹週刊在總冠軍賽開打前(2003/10)爆料中信鯨打放水球的醜聞,2003/10/27林仲秋請辭總教練、由投手教練徐生明接任,2003/11/9釋出林岳亮及不再與黃鈞瑜、何獻凡、康明杉三位教練續約,2003/12/10郭李建夫宣布退休,到一月十四日做最大規模的釋出宋肇基、楊松弦與洪啟峰三位A級選手,可以說是負面話題不斷、動作也不斷。

其實以圈外人的角度來說,中信鯨的選手一字排開,絕對是一支讓人看了心驚膽跳的球隊;但是為什麼除了在2002年總冠軍爭霸時被兄弟難看地以四比零清盤之外,球隊整體的戰績怎麼打都打不好?都是外人怎麼看都看不懂的戲碼。當然也如同某些教練所說:「中信是支不會打後半段的球隊」,只要是運動就沒有辦法排排站看價碼知道結果,更遑論是不到(至少是)九局下半三人出局不曉得結果的棒球比賽;如果最後幾局沒有黏性,又怎麼讓對手害怕?至少2003爭冠的兩支球隊,都是以精簡人事、軔性十足著稱的球隊,更可以說明這種看法。

估且不論這些被釋出的選手或教練,個人品德上是否有待改進之處,我們在一般的環境裡,都應該還是會看到有些同學或同事雖然個人的表現不錯、能力也很棒,但是在團體生活中,就是會影響整體的績效的狀況發生吧?

當然在重視團隊紀律的棒球環境中,少數精英份子如果沒有辦法配合球隊作戰,也會讓球隊陷入戰績不佳的泥沼中。還是那個例子:2003球季的興農牛與兄弟象的球員,一字排開後的投手跟野手,國手經歷與薪資都略遜其他幾隊,但是反正棒球是結果論的比賽,最後2003爭冠的是這兩隻球隊,就應該可以說明一切。而壯士斷腕,絕對是中信體系想要整頓球隊的手段之一,再加上這些人被砍掉後,很多球隊都捏一把冷汗,深深覺得在2004年時,中信鯨會是很恐怖的球隊,應該可見一斑。

先隨便講了三條,等有空再補上吧。反正這些只是個人看法,有緣看到的…就當看看另一個球迷想法就是了。

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XIII)

雖然肚子很餓,但是我們還是拿著一張折價券,一路坐公車回市中心,準備到SOMA去找一間聽說相當讚的墨西哥 餐廳吃中餐,只是路似乎不是很好找就是了。下車之後晃了晃,發現那附近(應該是金融區?)幾乎沒有幾個人在路上走,心中不禁開始懷疑到底那邊有沒有餐廳可 以吃東西啊?但是看著手上的折價券,又說禮拜天是有開店的…反正走到再說!不過真的地方還是有夠大,光在幾個大建築物之間找隔個幾十號的地址,就要走很 久,更糟的是走到了才發現禮拜天沒有開門…
繼續閱讀

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VIII)

今天預定要去San Francisco比較西邊的地方,可能要走很多路。前一天晚上還先連絡了之前元定的同事,小羊,現在在唸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很久不見了呢,就約了一起吃中飯。早餐先去拼了一樣的菜色:兩個bagel、一杯熱咖啡,同樣在店裡看到一位老先生,好像每天都見到 他坐著喝咖啡?(也才看幾天啊)旁邊有位仁兄要離開時,還會問他要不要沒吃完的麵包…不是很確定是不是遊民或是沒工作的市民,但是看起來算乾淨也蠻友善的 就是了。然後就到對面去等公車,準備轉Market Street的電車。

本來還不是很確定City Pass可不可以做很有古風的F Line(http://www.sfmuni.com/aboutmun/histcars.htm), 後來管它三七二十一,先上去晃一下City Pass再說,結果還是過關。車上沒有很多人,應該都是去看出名的Castro區吧?從我們出發的地方,往西坐到底,然後繞個小圈準備回頭時,就到了 The Castro。在這裡,聞名的是同性戀(以男性為主,女性據說在晚點要去的嘻皮區)、彩虹旗(七零年代起,最為人知的同性戀國際性象徵,但是只有六色: 紅、橙、黃、綠、藍、紫)、跟一堆程度比較「高」的情趣用品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