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是小手術…

還是很不舒服啊…

從有印象以來,我似乎呼吸道週邊就很不好。太小了記不太清楚,但是包括國中時期常因為鼻子不通而只用嘴巴呼吸著睡覺、或是醫生說我扁桃腺過大讓我 每次感冒吃什麼吐什麼之類的事,倒是印象很深。到了高中時期,好像是為了父母怕我因為有鼻竇炎會影響記憶力,再去影響聯考成績的樣子,我便去學校附近的中 醫院針灸兼吃中藥一陣子,之後似乎鼻子就奇蹟般地沒怎麼再塞了!因此鼻子好不好這件事,又被我丟到一邊去,懶得理它。

直到這一兩年,雖然每週六週日有空一定去打打慢壘跑跑步(最近還外加平常日打棒球),讓體能維持在一個不錯的狀態,但是偶爾還是會被鼻子不是很通 所困擾著。平常通不通也就算了,這一兩年會有一兩次因為睡到半夜頭痛痛到醒過來,三四點去掛急診卻找不到原因(醫生都說「血壓正常、驗血也沒什麼問題」之 類的,打個針讓我回家)而困擾著…不過前幾天萬芳醫院的年輕急診室醫生倒是提醒了我,是不是去看看耳鼻喉科?也是有因為鼻子不好,而在小感冒後累積到頭痛 的例子,我才下定決心,隔天就在網路上找到萬芳醫院耳鼻喉科掛了號。

看診的是位吳佳哲醫師,年紀好像沒有很大(我對年紀大看起來很混的醫生很不爽,尤其是上次也在萬芳醫院急診室,看我膝蓋\的醫生),人倒挺不錯的。看了看我的鼻孔,很簡單地給了我幾句結論。

「啊,你這個是鼻中隔彎曲,加上鼻肉有時會發炎,要開刀啦!做個鼻中隔矯正就可以了~當然過敏發炎吃藥是可以控制,可是你這個鼻中隔歪很多,先天就塞一半起來,當然很容易鼻塞囉!」

當時雖然看起來很忙(一堆人掛號,似乎在台灣耳鼻喉科很熱門?還是因為這陣子天氣變化大?),醫生問我是不是當場要約時間動手術,我還是抓著機會 連問了幾個問題,確認一下是不是非手術不可。當然之前我有做過一些小功課,知道「鼻中隔彎曲」是吃藥也沒用、手術也不是什麼恐怖的大手術,但是還是想多跟 醫生問東問西,加強自己的心理建設。好在吳醫師倒沒有怎麼不耐煩,問什麼答什麼,還安慰我「唉呀,我開這個刀最多只要二十多分鐘,不用怕!」之類的話,我 就先跟他敲好手術時間再說了。

「那…確定不馬上動手術喔?很難過耶…不然再下一個禮拜,六月八號先來住院,要做一些小檢查,然後六月九號早上開刀囉?這樣六月十一早上就可以出院了!」

好吧好吧,反正本來就想快刀斬亂麻搞定鼻子,開刀就開刀。約好手術時間後才跟妻子說有這回事,緊張倒是不會,就老在想些「那要帶些什麼去住院?怎樣才不會太無聊?」這種問題。

終於八號要到了,當天是禮拜二,我還先跟龍潭那邊講了聲要開刀所以兩三個禮拜不能出現,再跑去醫院「報到」。手續是不會很繁複,還有志工帶著我先 抽血、再照心電圖(第一次耶)、再照個胸腔X光;然後再把我帶到六樓的病房去。耶,一眼看到大大的「兒童病房」,好奇的問了一下好心的護士,原來這層樓是 兒童病房與耳鼻喉科共用,另外一半還是給新生兒與產婦用的,難怪放眼望去都是小小朋友、小朋友跟大小朋友呢。

由於第一次要開刀住院,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還是追問了護士一堆問題,才搞清楚原來看完病房在哪兒就可以辦請假(一週可以辦兩次、每次只有四個小 時、但是因為是第一天所以可以一請請到晚上十點)回家收拾細軟的事情。由於時間還多著,我只看了看我住的是雙人病房(健保只給付到四人房,要住兩人房要一 天補一千兩百塊),門牌號碼6701(六樓、670室、1號床),就請個假回家去了。

似乎沒有什麼好收的?看著一屋子的東西,我只拿了兩本圖書館借來的書、跟Notebook裝在一起,再等妻子回家後一起收拾衣物等東西,就做好萬 全的準備了。頂多就是一直睡嘛,不然是怎樣?反正十點前跟妻子兩人趕回了醫院,很高興地發現隔壁床沒人,就看了看電視、看了看書,先睡覺再講。只是妻子很 辛苦地睡在窄窄的看護床上,應該看就曉得睡不好…

手術日的早上起床,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早餐\吃一吃,就只能等著護士通知手術時間。不過本來還沒有什麼「我是病人」的自覺,直到護士要我換個手術服(從前面穿,後面有繩子綁起來,裡面只能穿內褲),然後在我左手上扎了一針再吊個點滴,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力氣少了一半…

十點左右,護士又跑了進來。「邱光宗?輪你手術囉,先去上個廁所,我等等過來推你!」哇勒,上廁所講起來簡單,抓著根點滴又是另外一個樣子耶…還 在跟妻子討論著要怎麼到手術房,是走去、坐輪椅還是怎樣,護士就又進來要我躺在床上,她們要推我過去。心裡只想著「哇,這怎麼敢當喔~」卻不敢開這個玩 笑,乖乖躺進被窩就是;果然兩位護士一前一後,乾淨俐落地就把我弄出了病房,我卻只能真的像個病人看著天花板…

沒想到一出病房,護士就要我起來一下,是發現我沒那麼病人喔?不是,原來要先打兩針再說!一針止痛劑先打,再打一針抗過敏的針劑。還來不及鬼叫說 「幹嘛先打針啊,我又還不痛」,「噗」「噗」兩下子,藥就進了我的身體。這下可好,更像病人了,我連頭都暈了。護士也說「有人打了針會想睡覺喔~你要睡就 把眼睛閉起來~」跟在床邊的妻子好像很心疼,不過我似乎也只好理所當然地裝病人,乖乖躺在床上等睡覺、等手術囉。

躺進電梯下到三樓手術房,我才開始覺得大事不妙,等等就要挨刀了!沒讓我想那麼多,耳邊響起了吳醫師(應該是吧?)的聲音:「邱光宗,因為等等手術時會持續用強光照射,所以我們會把你的眼睛用紗布遮起來喔~」「哦。」

「等下我會在你兩邊鼻孔都打一針麻醉劑,會有點不舒服喔,有些人會心跳加快,來,深呼吸啊…」說著說著,兩個鼻孔內側又各痛了一下。「好了~等下要是會有什麼感覺要用說的喔~不要點頭搖頭啊~」「喔好。」

其實現在的我,臉上蓋了一堆東西,又想睡又說不太出話來。本來還想直接睡了再說,沒想到突然一陣不適…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不是因為不適出現的狀 況,是這不適本身就是由心挑跟呼吸突然三級跳而讓自己嚇到!我趕緊跟已經在我鼻子摸東摸西的醫生出個聲:「呃…」細心的醫生停下手來,問我怎麼回事,我就 解釋了一下現在的狀況,讓我很不舒服。「喔,就是我剛剛說的啊,麻藥的副作用,不用怕啊(我心跳快不是因為怕!是因為心跳快所以我才怕啦!)。不然這樣, 我先不動齁,等下再繼續…來,吸氣,吸~~~數五秒,吐~~~」

深呼吸個幾次,才覺得好多了。跟醫生講了之後,他才繼續動刀朝著鼻子東劃西劃;不過還好的是,在嚇到我之前,他都會講一聲他在幹嘛。

「接下來我要橋一下你的鼻中隔喔,因為是骨頭,所以要有點用力,不用怕啊!還會有點聲音,啪啦啪啦的,那是正常的喔!」

「然後我要換個鼻孔喔!這邊也是骨頭,我要再修一修,也會有聲音喔!」

骨頭被移動的聲音似乎很耳熟,這狀況讓我想到之前看過頗怪異的漫畫,「骨之音」;不過那熟悉的聲音好像是之前拔智齒時出現的,當醫生很用力的把我智齒挖出來的時候,應該是類似的聲音吧!

這中間有一次,我似乎感覺到醫生的某個工具碰到了我鼻子深處,嚇了我一跳!「呃…」醫生停刀問我怎麼了,我說:「我好像鼻子剛剛有點感覺耶…」其 實我想到的是之前在Discovery看到的慘據,有位女士居然在全身麻醉完沒多久、手術開始前,痛覺恢復了,結果只能在那種動不了、出不了聲的悲慘狀態 下,結束這恐怖的手術。醫生也毫不囉唆,又是「噗」「噗」兩針打到鼻孔裡,我也毫不猶豫地再次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到自己都受不了,然後再深呼吸到接近正常 狀態為止。

不顧腦袋裡在想東想西,醫生突然說了聲「好了!我現在讓你呼吸一下下啊!來(然後堵住我右邊鼻孔),吸~很通齁?再來(再堵住我左邊鼻孔),吸~ 讚齁?」哇塞,我真的這輩子沒印象鼻子可以這麼通暢過,厲害!還沒讓我高興,醫生又潑我一頭冷水;「再來我要把你鼻子塞住喔,這樣要塞到禮拜五,然後出院 後十天不能運動!之後應該就都是這麼通暢了喔~」好吧好吧,不然我怎麼辦?

然後,我的鼻子裡就塞了不曉得有多少的綿條之類的東西,反正塞到鼻子從鼻樑到鼻孔都快要裂開那種滿的程度吧。

「好啦,你這兩天只能用口呼吸喔,禮拜五(我知道,聽過很多遍了)就可以拿掉了!」說著說著,我又覺得被推出了手術室,然後在手術室外等著一些文 件跑完,護士跟在門外等我的妻子,又一起將我推回了病房。時間應該是十點半多近十一點吧?果然手術時間是蠻短的。只是跟出病房時相差甚大,我回來時大概只 剩半口氣了…不曉得是因為止痛針還是因為麻藥,我除了睡覺沒什麼別的選擇…

到了吃飯時間,我還能坐起來,吃著醫院的飯菜。雖然頭還是很暈、身體也不是很舒服,但是還是能夠把飯吃完,順便把幾顆藥吞下去。不過再過一陣子,才是痛苦的開始…

一點半左右,開始意識到麻藥要退了。很難說那種感覺,只是很清楚鼻子的痛覺越來越重,好像還多了點什麼?雖然腦袋裡還有著中午護士說的「你要是會 痛要講喔,今天明天飯後都可以打一針止痛針~」還想到「原來止痛針真的是有限制喔,是怕我成癮嗎?」,但是覺得能忍就忍的我,還是覺得能不再打一針就不再 打。

果然,我的意識不夠堅定。

好像腦袋要裂掉的痛楚,讓我決定「能不打針就不打針」的一分鐘(或是三十秒?)之後,馬上唉唉地叫,還拉著妻子要她趕快找護士來一針,啊啊啊~不 曉得等了多久(也許\還是只有一分鐘還是三十秒吧?),護士笑著帶著止痛針跑來,挽起意識不清的我的右手袖子,又是「噗」一針下來…

準備昏昏睡去的我,心裡一邊算著今天已經挨了幾針…點滴一針、出門兩針、鼻子兩邊各兩針、剛剛又一針…八針耶,真是夠本啊…就這樣,昏沉的我還是別無選擇地時睡時醒撐到晚上。心中也只能老想著:反正怎樣也會讓時間逐漸接近出院的日子,又沒幾個小時,一定會到的啦~

中午還是下午時,妻子的姐姐Kate好像看到我的MSN暱稱已經改成「6/8到6/11住院請假中~鼻子開刀小事啦~」,又發現妻子也不在線上, 於是打了通電話問我到底怎麼了。知道似乎只是個小手術後,Kate晚上還是在公司借了同事Edward的車車(所以後來也出現了),帶著不少樓下買的水果 過來探望,讓我能夠在那段很糟糕的時間內,還可以享受到打起精神的難得經驗,真是感謝啊!

當天夜間倒是挺痛苦的經驗。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就曉得我有多昏沉,現在怎麼也想不起來),隔壁床來了個國小六年級的小朋友,好像是眼睛張不開還是 怎麼的問題(結果是嚴重的鼻竇炎…)住了進來;當晚鼻子還是會隱隱作痛,不過覺得忍得住的我,沒有請護士再來一針。可是睡覺的時候真的實在是很糟糕的經 驗,除了隔壁小朋友的老爸打呼聲大到恐怖的程度外,時痛時不痛的鼻子還是小問題(點滴在晚上也拿掉了);只能在冷氣房裡用嘴巴呼吸的我,每隔二三十分鐘就 會因為舌頭乾燥到疼痛而醒來喝水,然後迷迷糊糊再試著讓自己入睡並等天亮,才是真正的煎熬!直到早上六點出頭,我才終於看到房間全亮了,放膽問問身邊也因 為有人打鼾而睡不好的妻子:「現在到底幾點了?怎麼還沒送飯來啊?」

總之呢,整個人在手術後就處於會讓自己嚇到的渾厄狀態。本來以為是「才動了個小手術,開了個小傷口,身體就這麼承受不住喔?」結果似乎跟吃的藥也有關係,每天早晚各一顆的抗過敏藥,讓我精神也持續地不能集中。糟糕的是,這藥一直吃到昨天晚上…

早上一起吃了早餐,覺得身體沒什麼問題,就請妻子先去公司上班,似乎還有些案子要處理的樣子。雖然我媽有說這天要來看我,我卻不曉得她會什麼時候 到,反正也沒法跑來跑去,就抱著本書坐在床上消磨時間。十一點左右,二阿姨在我媽媽到醫院來以前就先出現,還帶了不少的櫻桃呢,真是感謝!

過沒多久我媽也出現了,不過不是我爸載她來的,居然要我弟先送她到中壢火車站,她得坐火車上台北再轉捷運到萬芳醫院,真是辛苦她了。姐妹倆先一起 去吃了中飯,送走二阿姨後,我媽還是來我病床邊看顧我好一陣子。撐不太下去的我,還是在床上倒了一下,小憩一番。只是也還睡不久就因口渴到舌頭痛醒過來, 嚇了我媽一跳,跟她解釋了一下鼻子完全塞住不能呼吸有多難喝水、甚至用吸管更不方便(看到這兒的人可以試試,捏著鼻子用吸管喝水,要是嗆到別說我沒講)的 原因後,還是決定爬起來跟她到病房外走走,順便問問家裡狀況,等時間差不多快要塞車了,才送走比較安心的她。

手術完的隔天晚上,由於想起前一天入睡有多難,就跑去跟護士多要了顆安眠藥。當然之前她已經先告訴我會睡得不太好,只是我之前太鐵齒吧!就沒有吃 安眠藥,不過為了自己精神好,還是跟化學藥物妥協,先吃了顆拖了很久才到的安眠藥,才準備好好睡個飽!卻沒想到自己睡得熟,卻害苦了妻子:雖然隔壁換成不 會打呼的小朋友媽媽來陪小朋友,我卻睡翻也打呼到吵死人!真是不好意思啊~只是鼻子不能呼吸、又不能側睡(怕鼻子會痛)的狀態下,打呼好像發生的機率超大 嘛…

終於等到出院當天。

睡得飽飽的我,吃完早餐後就在八點出頭由護士通知,可以去樓下門診處拿出鼻子裡的綿條,開心的我就跟妻子一起去給醫生瞧瞧。坐上鐵椅子後,醫生立 刻就幫我用夾子將綿條取出,但是膽小的我知道裡面塞了很多、顏色也不太好看(應該黃黃紅紅或褐褐的吧?),閉著眼睛任由他把濕濕、熱熱、滑滑的條狀物從鼻 腔深處拉出,甚至垂在嘴唇上…看了看裡面,似乎覺得我復元的狀況還不錯,醫生就幫我清了清裡面,再噴了一些藥劑上去,說著「因為傷口剛要接觸空氣,所以會 有點不舒服…我幫你噴上一點麻藥,會減輕一些痛楚…」啊?麻藥?會不會又頭暈?剛剛在我嘴旁的綿條是不是很噁心?裡面是不是一團亂?

胡思亂想到一半,想吐(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想到剛剛的棉條、還是因為麻藥?)的感覺油然而生…醫生似乎要把我放走,可是我卻嚇得哇哇叫:「呃,不好 意思,我現在頭暈想吐…是正常的嗎?」果然又是因為麻藥引起的副作用,「心跳也很快,對不對?因為剛剛抹在在鼻腔中,麻藥一下子吸收進去所以作用相當快, 我之前還有遇過抹完藥從椅子上軟到滑到地上的病人呢!來,深呼吸~」醫生還是要我坐在椅子上坐一陣子,直到比較穩定後,才讓我回病房。

我就這樣被妻子扶著,雖然外表看起來一切正常,卻因為手腳無力更像病人。回到病床上後,聽到護士小姐說會幫我辦出院手續,要我再躺一下的話,沒多 久就又昏睡過去。妻子也因為被我的鼾聲吵了一個晚上,在旁邊也跟著小憩一會。十點多,護士小姐又進來告訴我們,手續都已經幫我們辦好,可以去樓下批價領藥 辦出院了。還是沒多少力氣的我,也只能坐在一樓椅子上請妻子跑東跑西,把剩下的手續辦完,付了六千多塊(得回去關切一下保險狀況!)之後,在醫院前叫了部 計程車往家裡出發~

這就是短短幾天內,我以為只是個小小手術,所帶給我的不舒服經歷。雖然復元狀況很好,可是還是十天(其實有一說是一整個月)內不能運動,讓我真的 憋得非常痛苦!可是連坐在馬桶上邊看漫畫邊種芋頭那種用力的程度,都會讓鼻孔裡感受到緩緩流出的液體,就會想到如果去打球的話,揮棒擊球後,跑壘跑一半鼻 子又痛又噴血的慘狀…

反正!希望所有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都能健健康康的!

Facebook Comments

表示

Powered by Facebook Comments

11 則迴響於《雖然說是小手術…

  1. 原本以下決心的我要8月到長庚開鼻中隔手術,看到你這樣的文章後.我又退猶豫不決了了

  2. 原本以下決心的我要8月到長庚開鼻中隔手術,看到你這樣的文章後.我又退猶豫不決了,請問是否開始呼吸自由了

  3. 沒那麼嚴重啦,痛也是痛幾天而已… 呵呵
    現在?其實手術完過幾天,鼻子就很通暢了,到現在都還是。
    只是過敏的問題不會因開刀而改善,頂多只是鼻子不會像以前那樣容易塞住~

  4. 手術名稱:鼻中隔及下鼻甲局部切除手術
    有效日期:7月中旬
    好痛唷 局部麻醉好像沒啥效果耶~~開刀時痛的我全身發抖直冒冷汗眼痕蓮y 我喊痛 醫生居然沒有要幫我多打幾針反而說一般男人都可以忍痛的叫我忍耐
    人世間頭一次覺得一小時的時間是如此漫長分秒必爭
    拆棉條時又情不自禁的再度留下英雄瓶~~~痛
    回診時 ~~~醫生率直的手勁,技術,拆掉我鼻內部殘留的棉條後, 步出診療間時一直流鼻血,所以又再度坐上談判椅,於是乎又默默留下了最後幾滴英雄瓶~~~是純粹瘦鼻子的反應留下的而不是診療中護士小姐丟出的一句話(像個男人好不好)

    長庚設備,醫師技術一流是真的沒話說~~~其他~~~~
    開完刀住院那幾天鼻子也脹脹的但不會至於痛~`~也和你一樣喝流質東西才是超難過的
    過了復原療養期今天也開始上班了~~(只是過敏的問題不會因開刀而改善,頂多只是鼻子不會像以前那樣容易塞住)~有同感
    最後~~~祝大家健康吃120

  5. 不會啦,動鼻子手術本來就跟硫Ⅲ嶆傢鰜Y,醫師在拆我綿條(根本是塞了一狗票進我鼻腔)時也有講,眼痊O正常的…

    恭喜解決掉心腹大患,不過鼻子這麼暢通的感覺,應該在好一陣子之後就會忘掉,覺得似乎它本來就是這麼通呢~

  6. 我今天也去給吳佳哲看,第一次去他就說要做手術,今天第二次去,他看了斷層片後,就要跟我約時間做手術。因為鼻竇炎的關係,他說要在鼻竇開個洞,我覺得很害怕,不過看了你的文章,覺得那個吳醫生好像還不錯的樣子orz

  7. 各位大大,我上星期也開完了鼻中隔及下鼻甲局部切除手術,然後才上網找看看有什麼人討論,找到了這裡,看完以後,真是心有戚戚焉.簡直就是我的寫照,原本我也是抱著半度假的心情,誰知一進護理站報到,護士就跟我形容開好後塞棉條就像宿醉以後,鼻子還被打一拳那麼難過.然後就點滴伺候,因為我的彎曲的太嚴重了,有一個鼻孔連要先塞麻醉的紗布都放不進去,然後又有很難處理的息肉,我手術時間不含去恢復室,還超過兩個半小時,過程超超漫長,

  8. 你好 我本來要搜這位醫師吳佳哲的資料
    搜到你的心得 我也在考慮要不要給這位醫師動鼻中隔手術 不過我沒鼻塞 是可能歪掉壓到下眼球的邊邊 所以眼晴那邊酸 不知你開這個刀 有否副作用 嗅覺有無影響

  9. 還好,到現在為止沒有覺得哪邊有副作用耶 @@
    倒是真的不會一過敏就全部塞住,不曉得跟這兩年都洗冷水澡(15度C以上才洗啦)有關係~ 但是我想這手術應該有幫助!

  10. 這醫師我也覺的人不錯 有問題都會耐心回答
    我看他真的也好年輕啊 大概娃娃臉吧@@
    雖然這好像是小手術 二十分左右就ok 再住院個三天
    只是對我這生沒動過大手術的人 心理建設要很久呀
    但光想到在那邊軟骨敲敲打打就覺的粉可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