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太多了嗎?

也部A真的想太多了。不曉得是因為之前想太多現在在難過著,或是之前沒有做錯,可是現在想太多?

昨天下午跟今天早上,各個打進季後敗球隊的售票辦法陸續出爐,讓我發現似乎原先想太多、太緊張了,不由得有點失落。現在確定要打季後賽的隊伍是:興農、誠泰與統一;興農在後面等著賣總冠軍前三戰門票(10/20起賣、兩廳院售票),誠泰也先賣季後賽前三場主場(10/20起賣、年代售票),而統一則先販售不曉得打不打得到、原先兄弟象擔心會遇到的狀況,季後賽後面兩場(10/20起賣、兩廳院售票)。 繼續閱讀

用心反被笑的季後賽票務

一直很想寫點東西,把這陣子奇奇怪怪的事情給記下來。所謂的「這陣子」,時間期間可以從2005球季下半季打完三十五場左右,兄弟象隊仍然位居第二名時,一直到球季正規賽結束前幾場的這幾天。至於想發勞騷的標的物呢,則是這年季後賽的奇怪規範下,最用心卻反而被笑得最兇的線上購票。其實比較正式的背景資料,我已經整理後發表在TWB的專欄上面;在這私人的小小地盤上,則是想要把一些怪現象給寫出來。

2003年所發生的「總冠軍第六戰」事件,其實不是不能避免的;早在前一年的2002總冠軍戰前一個月(2002/9/12),我們公司就已經規劃好票務需注意的地方,以及相對的因應措施建議,雖然線上購票是2003年初才開始執行,但是在當時便有類似的提案,這邊還有當時的文件。至於2002年總冠軍戰售票方式的公告,各位也可以參考一下,可以發現網路幾乎還使不上力。 繼續閱讀

回顧票務、期待來年(上)

2003這個夠意思的球季已經走到尾聲,總冠軍戰的戰績,牛象兩隊也剛好在一勝一負的拉踞中。但是回顧我們在這一年之間涉入最多、影響也最深的中華職棒兄弟象主場票務,可以找到很多可以討論也需要討論的問題,以及想像得到的一些改善的方法。

今年年初,在一些因素之下,兄弟象官方網站自己推出了不怎麼方便的線上購票系統。其實經過評估之後,除了為了防堵黃牛所使用「電子錢包」的機制很惱人之外,整個線上購票的流程與介面都還蠻差強人意的。這是因為在當初設計流程與介面的時候,跳過了國內另外兩家獨占鰲頭的老舊系統,直接參考MLB.com和ticketmaster.com合作的網站,並把一些國內職棒特有的元素(不少也是後面要檢討的地方)放進來,經過一兩次小翻修所形成的系統。

這套系統在後期已經相當完備,使用者可以在直接在線上看到各個位置附近,往球場內觀看的視野照片:在天母球場製作了一百二十四張、新莊球場則有四十張。然後在每個可以購買的日期間挑選後,再從每個區域去選擇要坐的座位。就跟去京華城看電影一樣,使用者可以隨心所欲地選擇自己想坐的位置,壞處則是萬一熱門區域被挑光了,就要趕快去別的區域找位置。然後利用電子錢包扣款後(要是查得是黃牛在購票,我們會把付過的錢退到電子錢包中,然後把票收回,這是在國內黃牛風起時,唯一有在防堵黃牛的機制),使用者會取得一組購票編號與密碼,在球賽當天便能利用這主編號密碼去特定的窗口取票。

整個說來簡單,實際做起來就會有些問題。問題當然不只是線上這一塊而已,也不是我個人可以解決的。但是為了不讓自己陷入「光說不練」的糟糕傢伙之流,我還是花了點時間,想了想現在整個職棒票務環境的缺點,跟可行的解決方式。當然可行與否不只是我看得到的地方決定而已,目前一共想要討論十點,不過這些事情…嗯,是很複雜的。

  • 對號入座
      目前在兄弟官網的售票部份,真正實施對號入座的球場,只有天母球場與新莊球場。雖然總冠軍戰引起眾多反彈、卻也讓球團荷包滿滿的澄清湖球場也在座位上標示有位置,但是根據天母與新莊的經驗,通常上面的幾排幾號只是參考用,全場檢查四五遍都可能還有錯誤的號碼。其實清查號碼不是難事,找幾個工讀生一區一區、一排一排慢慢算,也就成了,只是「沒有事先規劃」可能是沒有辦法做最重要的問題。也的確,對號入座應該是現今解決排兩次隊(買票排一次、進場再排一次)、幫朋友佔位置、兒同免費進場佔掉座位最快的方法,但是硬體與系統間也要能夠配合才行。

      線上購票可以簡單劃位,為什麼現場售票不行?這個後面討論。

  • 劃位與自由席
      目前有這個問題的,主要是以天母球場為主。天母球場與新莊球場相比,由於天母球場在內野正前方有一大片綠色怪物(原指Boston Red Sox的主場:Fenway Park的左外野高牆,又稱「Green Monster」)鐵網擋住觀眾的視線,又有天母某些里長奇怪的放話,更有噪音限制所引起不能帶某些加油器具(我個人倒是讚同,加油靠喉嚨嘛!)的問題,因此大部份球迷都比較喜歡新莊球場。但是新莊球場就算加了外野座位,在滿場時的總票房收入,還是略遜於天母球場,也因此造成了「服務球迷重要,還是賺錢重要?」的討論。不過天母球場除了這些因素之外,在球場規劃上就有很大的問題:買自由席的觀眾會坐到劃位座位旁的走道上!台灣看職棒的觀眾有一個很奇怪、但是有點不得已的習慣,就是為了好位置,會坐在走道上。一方面可以說是球場規劃實在是很差,坐在座位上就是視野沒有坐走道上好,一方面也是奇怪的球場文化,現在還有人在大戲院裡看院線片時,是坐在走道上的嗎?

      若要確認劃位服務,將自由席與劃位座位的區域撤底分開,是保障劃位座位者的權益,並推廣劃位制的重要關鍵。

  • 售票窗口
      現今兄弟象主場的票務,其實切割成好幾段,我知道的是這些;票印好後先由聯盟保管(兄弟象光堆商品已經爆掉了,還要堆有價票券?),但是由於聯盟票務組的軟體是古時候的,這個我親自確認過,沒有辦法印座位上去,所以當有兄弟主場在劃位球場的比賽時,就要先從聯盟取票到兄弟。在線上購票使用者買到票之後,兄弟會將這些票先印出來,再印那些要留在現場賣的票。先印出來這些票,會先到我們這邊處理,分由幾位工讀生去管理、包裝與分配,然後在開打當天帶到現場我們所屬的票務窗口。

      而剩下現場販售的門票,在送到現場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到各個售票窗口去,也造成每個窗口所售的票會依區域分隔的主要原因。通常在兄弟的主場,一壘側的門票是最多人排、也最早售完的,如果在帳務上又不能整合,常會讓使用者排了半天沒買到票,再去排其他觀眾比較不喜歡座位的狀況發生。

      其實在系統開始規劃的時候,就已經把「現場可以依觀眾需要而選取每個座位販售門票」當成是一個系統標準來開發了,請見前面談到京華城裡賣電影票的部份。這套系統也是。但是由於軟硬體無法配合等等原因(像是沒有硬體、網路、需要先教育訓練等),到季末都無法實現。當然真正上線也雪|有手忙腳亂的情形發生,但是用過線上購票的就曉得,其實沒有那麼複雜(尤其現場售票是直接選位→印出)。

  • 線上購票
      線上購票一直處在妾身不明的狀態下,一個主要的原因是球場太小。怎麼球場小也有關係?因為座位少,天母與新莊能夠劃位的位置都不到六千個;每次線上購票開放到兩千張,意思就是現場可以買的座位少了兩千張,剩下三千多張。當然,線上購票相當方便,直接到了現場就可以領票(除了少數場次要再排一下隊)。但是不是所有的象迷或是球迷都會用網路啊!尤其是當我們增加了「電子錢包」這個雙面刃之後,一般網友與黃牛在購票時的難度同時增加,也讓本來就不太會使用網路的象迷,更難上手。

      再者,線上購票要是賣到三千張,在領票時會造成非常麻煩的狀況;雖然新莊或天母球場的售票窗口都有不少個,可是我們最多也只能分配到兩個到三個窗口,還有在左右兩側各一個窗口的狀況發生。當然在工作人員來說,每個窗口可以領不同序號的票是最簡單的,可是領票的人會容易因此搞混;更何況雖然我們寫得清清楚楚,要請線上購票的觀眾帶著購票編號跟密碼到場領票,但是也一定有「我人都來了,你為什麼不給我我買的票」(可是您是哪位啊…)的使用者。因此我們也多規劃了一位資深工作人員在後面處理這些「問題訂單」,可是在窗口分在兩側、又同時遇到問題訂單時,的確會拖慢速度相當久。

      另外,線上購票的窗口上的標示,也被加上「特殊領票」的任務,這個部份增加我們相當大的負擔與誤會,但是請恕我無法多談。

      如何改進線上購票?取消電子錢包、全面使用線上刷卡是方法之一,但是要是能配合偷學自MLB.com的Ticket@Home機制,才真的方便!這個牽涉較廣,後面再提。

  • 回顧票務、期待來年(中)

  • 排隊路線
      排隊,絕對是很多象迷心中的痛。不是排隊不對,或是非排不可的問題,而是每次排隊到後來就肝火上升、亂成一團,讓人覺得莫明奇妙而已。至少在這麼幾年的排隊經驗中,很少有令人開心的。當然前面提到一些狀況(劃位、網路預售等)都能解決,這個部份比較不是問題;但是反正現在是一件一件抓出來說,就先講講了。我想,在排隊這事情上,至少有兩件事是可以做的:「規劃排隊路線」與「發放號碼牌」。規劃不是單純「啊,你排這邊…那邊人少你可以去那邊」或是「我把排隊的窗口都分成四個還是八個了耶」這種事,而是在包括人龍的路線要怎麼走才不會影響到週邊環境(尤其是在商品、活推那邊排的時候),怎麼繞才不會讓人你插我我插你的亂鬥發生。其實光看金融、演藝等行業就曉得,簡單一些像是分隔線之類的工具,就可以讓人不會擠成一堆。

      另外,為了防止插隊或是一個人佔十個二十個排隊位置,發放號碼牌也是一種方法。但是號碼牌與前面排隊的規劃有點互相不相甘,因為要是隊伍路線規劃得好,號碼牌發了反而麻煩。但若腹地夠大,可以讓一群人亂糟糟而不會影響到週邊,倒是可以參考一般銀行發放號碼牌的方式,增加一台跑馬燈與發放號碼牌的機器,順著號碼牌叫號購票,也無不可。

  • 入場處
      這個部份就很複雜了,光前面提到「劃位座位與自由席分開」的規劃,就跟入場處有是怎麼樣的規劃有關係;而且現有的球場容量小之外,出入口超少也是很大的問題!先拿這幾次陳總統水扁先生到場看球造成的不愉快經驗來說好了。總統帶多少隨扈是一回事,每個人進場前要做安檢也是應該;但是入口就那麼幾個,安檢速度當然降低釵h,後面排隊的也長長一排,沒有辦法消化掉。散場也是,一堆人擠在小小幾個門之間,一路從門口擠回球場…週邊交通也隨之癱瘓…

      另外,前面有提到我們線上購票的方式,就是很簡單地拿著領票編號跟密碼到現場「領票」,然後再「入場」。那,既然有編號跟密碼就等於是入場的保證,那如果不要「門票」的話,是不是少了很多事?少了印票、包票、換票…這就是Ticket@Home的觀念。使用者可以自己在家裡把門票印出來,帶去球場,讓工作人員利用工具(國外是像捷運入口加刷條碼的方式)去判斷該票券是否正確,就可以讓觀眾入場,觀眾再利用票券上的座位資訊找到自己的座位就好。至少我在San Francisco就是這樣子看到球的。

      好吧,那有個問題,入場處我們有這樣子的設備嗎?沒有。要是不用設備用人員解決呢?當然可以,但是這又會牽涉到「聯盟票務組」、「球團」、「外包」幾個關鍵點,恐怕也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搞得定的。

  • 兒童免費票
      我知道的是,為了讓棒球往下扎根,所以兄弟球團在一開始成立、推動職棒聯盟到現在,始終都有著推廣棒球的心。也因此,每場球都有外野學生免費參觀券、優待半票與未滿一百一十公分(還是一百公分?)的兒童可以免費入場的規定。一般狀況下,還不至於產生太多問題。可是在總冠軍賽期間,兒童反而變成大人插隊、佔位置的工具;由於兒童不用買票,一般人也不太想去跟小孩子生氣,所以在這種超熱賣又沒有劃位的場次裡,大人會叫有時間的小孩子去從早排到晚(入口),等到入場時一擁而進,然後兩三個小朋友就先把座位圈個五個十個起來…

      在美國,也是就我所知,季後賽並沒有全場半票的開放,而且是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方法;也就是半票只有在某個區域(通常是票價最低的地方)販售,小朋友要是要座位也必需另外買票的方式。這種方法的考量,主要在於「季後賽與推廣無關,要坐在座位上看的人就要買票」的想法,其實也沒有問題。只是國內觀眾能不能接受這種說法,與有關單位敢不敢實施,反倒是比較有問號的地方。

  • 殘障(輪椅)座位
      國內在這方面真的很不用心。由於負責網路購票與購物兩個部份,我們也間接地變成了兄弟的客服中心。常在處理客服的時候,發現一些問題,尤其是對這些行動已經不方便的球迷而言,更是不方便。整個台北已經是台灣的首善之都,但是在無障礙空間的規劃與執行上,還是有釵h盲點。有時候實在很想讓規劃的人或是施工的人坐坐輪椅自己推推看…扯遠了。

      聯盟票務網頁上只有「…殘障者皆可以憑證購買內野半票進場…」的資料,連球場怎麼去,有哪些地方可以讓他們進場(啊我忘了,連球場平面圖都沒有怎麼會有這個…),以及劃位時殘障票要怎麼購買、怎麼入場都找不到,事實上…除了網頁沒有寫之外,實際問過的結果,是沒人真的曉得。

      沒有人說殘障朋友就不用看球了,但是真的很麻煩!場外沒有專用電梯、進場又不確定坐哪邊好(雖然最後一排已經是加大的殘障座位,但是很多沒禮貌球迷佔了位置就是不讓),這樣怎麼可能讓行動不便的球迷培養出看球的興趣來?更不用說排除萬難到球場了!

      簡單說,週邊標示清楚,文字說明完整,服務人員都曉得怎麼處理,暫時也就夠了。

  • 回顧票務、期待來年(下)

  • 退票規定
      這個問題我們因為常在接觸,所以也算是很清楚。為了線上購票(其實可以擴張到整個劃位球場)能不能退票,會不會被消費者質疑,我們請教了我們算知名度蠻夠的客戶:消費者文教基金會,尤其是申訴部門的主管。答案是:在特定場次、特定時間所販售特定座位的門票,意義視同包機的座位,因為作業時間不及之故,幾乎沒有辦法再售出,於是消費者購買的商品成為獨特性夠的服務,而非單純的可重製產品。因此若能證明作業時間不及,的確是不能退票。但聯盟或是任何的單位,並沒有把這個觀念與劃位結合在一起。於是在觀眾想要退票或是換票的狀況下,會產生釵h糾紛。

      再者,在進入季後賽時,由於是七戰四勝制,所以在雙方都有勝場之前,是不曉得到底會打到第幾場的;最後三場更有可能場場都是最後一場。再加上由於聯盟的規定,年度第一才有第一二場是主場的優勢,也因此今年的總冠軍票務是超級複雜的。

      如果前面很多條件成立的狀況,使用者通通在線上用刷卡的方式選好位置買好票,不會上線的使用者可以到某些營業點去選位等等,再配合上Ticket@Home的方式,其實是沒有票務的實體處理時間的。而且好處是,如果全部都從這些方式購票,退票的方法又能明訂(像是線上刷卡的使用者自動退票款但是扣手續費)且能執行,何樂而不為呢?做與不做的決定罷了。

      當然,如上所述,還是會有一些我們看不到的問題存在,系統有沒有事先規劃、測試,大家對它有沒有信心,又是另一件事。

  • 球場秩序
      這也閉O一切的根本。常有人在問:為什麼兄弟的門票比別人多五十塊?還有很多很多球迷到了季末都把這五十塊算在線上購票的頭上。對我而言,事實是:我也不曉得。但是,球場的秩序絕對是需要維護的。也釵酗@天這五十塊可以花在這上面,也陪n更,也陴{在像是「啦啦隊不用破壞規則的西洋鼓、大聲公」是結果之一,但是觀眾應該要的更多。

      在有劃位等的前提下,像是?像是要有人協助帶到正確的位置,如果那個位置上已經有人坐了,維護制序的人不管是工讀生、工作人員或是保全,要能夠檢查票根、判斷問題所在,並且請佔位的人離開。像是在非吸煙區(現在球場到底是不是吸煙區?是不是公開場合就不能抽煙?)中,人數要夠多,多到能主動去勸阻抽煙的朋友去吸煙區吸;若是全場禁煙,就要確實執行。像是要勸走坐在走道上的觀眾,走道要淨空,不然萬一球場發生什麼意外,怎麼疏散?也對劃位的觀眾多繳的票價,有點公平性啊!像是在球賽有不當判決時,呼籲群眾不要丟東西進入場內,更不要做出會中斷球賽的事情。

      可以做也應該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但是現在的工讀生們,根本無法處理。沒有球場的秩序,前面講的九點應該都是廢話了。

    最後花點時間,來講講「季票」這個觀念。

    在國外,季票的處理單位常常能結合各種資源運作,來讓觀眾願意先付一大把銀子,換取這一季(有某些時間或全部)能夠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的權利。當然折扣是一定要有的,但是這就跟預付卡一樣,錢先收進來再說。誰曉得季中有什麼變數。

    雖然國內球場小,但是觀眾相對少很多,所以還是有不少人願意先付整季座位的錢(前提當然是有劃位的球場才能實施),把自己喜歡的位置訂下,然後每場比賽進場看球。不過現在有實施季票的兄弟象隊主場,季票就只是季票,很可惜並沒有把其他資源給整合進來;像是季票的觀眾可以來個季後賽優先選位權、免費參觀球場、可以買東西有折扣、可以參加贊助商抽獎、可以跟大象卡結合、可以跟網路會員結合等等,都沒有。而且幾場球就是幾場球,也沒有把一些不同性質的場次分開,讓球迷選擇。

    怎麼說?「週一到周五的場次」、「週五到週日的場次」、「週一到週四的場次」、「週六、週日的場次」、「任選二十場球賽」這些都是國外已經在實行的套裝季票,加上各種場次區域不同的定價與折扣,加上一些前面提到的特殊優惠,只會讓球迷更想先付錢而已。但是很抱歉,沒有這些服務。

    一樣,事在人為吧。

    洋洋灑灑寫了十點,越寫越發現還有更多問題在。但是一個問題一個問題依續解決才是做事的方法,而不是就當作沒問題一樣放在那邊,希望時間解決一切?是啊,也陵伅◎|解決球迷吧。

    我也曉得,球團在這些事情上不是完全沒有去想,而是光「想」這件事情就行有餘而力不足。球團裡並沒有「票務組」這個單位,而是由活動推廣部的單一職員負責;而這位仁兄除了管一年有五千萬收入的票務之外,每場球還要去球場搬桌子排桌子,去場內講講話串串場,或是幫忙把商品搬來搬去的。辛苦嗎?當然辛苦。

    但是當表現在外的狀況,是這些事情連被想的機會都沒有的感覺時,大家所指責的還是球團。也陴y迷們會罵到一些球團的工作人員,也陴y迷們唸的是我們這些沒有決策權的人,也麥p盟才應該是千夫所指,也閉O社會病了…

    結果是,事情是沒有被做好的。

    也釵酗@天,做這些事的人會跳出來做;但是那個人會是我的機會少之又少。不是因為我不願意,而是機會問題。如果這些東西是有道理的,希望能決定、能執行的人可以看到這些東西,也想一想是不是應該這麼做。

    想法歸想法是沒錯,我只是沒有在每一點後面加上人力、物力、時間與預算罷了。需要的話,也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討論一番,我大概可以把所需要的東西都列一列;不過要是列了還是熱臉貼冷屁股,我也認了。給我一個列出來的機會吧。

  • 網路購票現場感想(二)

    上一篇文章,是在2003/3/1在天母棒球場的售票處類,邊看著同仁們辛苦地處理票務,邊在後面拿著notebook打的。結果沒想到一中斷,就過了兩個月…(苦笑)

    一方面是因為最近實在是太忙,一邊也蠻糟糕地覺得自己沒啥長進,不曉得該寫些什麼吧!總之,先把之前這篇補上。

    在停止線上訂票後,到三月一號之間,反而我是我們公司裡最緊張的人。倒不是怕出什麼大問題,而是幾乎所有事情我都不太能夠插上手,只能看著同事們拼了命地忙;然後忙到不曉得「緊張」只曉得「累」。

    在這幾天內,最令我們覺得難以處理的事情,其實以「對帳」為第一。一堆人上線訂購球賽的門票之後,有人不知道要匯款(我們可是要先付錢給兄弟的…使用者不付錢我們也不敢先把票拿走,怕造成現場售票的困擾),有人用現金轉帳但是沒告訴我們他是誰(我們又不是銀行啊…總得說聲你是誰我才知道是誰付的錢吧…就算用金融卡,我們也不曉得哪張卡是誰的呀),有人要退票(票能不能退又不是我們規定的)…

    為了退票的事,我還特地問了一下我們的客戶-消基會申訴部門的主管吳主任,他的解釋是說「這種票有點像台商包機嘛,一個蘿蔔一個坑,一個人訂了另一個人就不能訂,所以要是處理時程來不及,不退票是沒有關係的。建議轉賣倒是不錯的方法。」如果有人想退票又退不了的話,是的,這就是為什麼票不能退的原因。

    老實說,做這線上購票不是為了賺啥大錢,其實只是因為兄弟今年要做劃位,但是聯盟那邊的票務組印不出劃位票,再加上因為某些因素,無法跟年代或是元碁售票合作而已。我們有什麼好處?三百塊的票,雖然我們是官方網站,就算是兄弟球員也一樣,還是拿三百塊。那5%就是我們處理所有票務相關(賽前賽後接電話客服、程式與資料庫、印票管理、取票包票、到場服務的人力支出、廢票成本等等)的費用,是的,全票15元、半票10元那個。能賺大錢嗎?除非兄弟賣我的票是三百賣我兩百四啦,不然…^^;

    中華電信在談合作的過程中也說啦,「人家售票的都是給我們至少八折耶,這三百塊不能降一些嗎?」呃,「很抱歉,兄弟就是第一品牌,不需要降價求售,今年甚至往上漲了五十塊呢。」是啊,從今天回頭看,漲價雖然引起了很多的誤會(像是有人以為這五十是官網拿?哈哈,啥都沒有啦),但是人數並沒有真正減少太多,果然到現在,在我眼中還是算「正常的資本市場操作」,呵呵。

    拉回來,拉回來。終於在二月底搞清楚大部份的人誰付了錢誰沒付錢之後(真是人仰馬翻!),可以開始印票了。印票又是個問題,雖然之前幫消基會、董氏基金會等客戶做過列印標籤的弁遄A講起來後端也相差不大,但是想到要為幾千張票負責,還是會很緊張。而且兄弟的票還很複雜呢,新莊天母的全票三百(優待票加一張一百的差價票)、優待票兩百、自由席全票兩百五、半票一百五、其他球場又幾乎都不一樣;再加上一些內部優待票有的沒有的,弄到暈倒…不過還是順利弄出來了就是啦,不然這個球季怎麼看棒球啊~不過講起來,光去想怎麼印才不會越印越歪,就花了很多時間微調。感謝威廉,感謝toshiba。

    總之,託大家的福,我才沒有在三月一號前緊張到掛點,也才能讓幾千位網路購票的球迷們,能夠順利拿到票進場看球。回想當天坐在後面等著解決問題的樣子,實在覺得大家(包括拿票的球迷們)都真的辛苦了!

    至於為了修正這次的錯誤,又多跑了幾次球場去重新檢查座位,還推出了不是很方便但是很直接的「電子錢包」等等,則又都是後事了。

    網路售票,真的沒那麼好搞啊。

    網路購票現場感想(一)

    為了這件不曉得算大還是算小的事,拓連一堆人辛苦了好久;站在2003年3月1日天母球場的售票處裡面,看著幾位熱心的工讀生很辛苦地幫已購票的觀眾們對密碼換票,再想到前幾天陸陸續續做的努力,突然有種「雖然毀譽參半,但是做得值得」的感覺浮起。

    從去年總冠軍戰,兄弟雖然規劃了全場劃位的機制但是沒有執行開始,我就一直想著,身為一個球迷,要怎麼樣才能買票買得方便,而又要想著要怎麼規劃,系統才能在最簡便的方式下,達到身為球迷的自己的需求。

    (沒想到寫到一半,就出現了目前第一次問題,解決中…)

    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想,一個禮拜的時間把資料庫跟程式搞定,再花一個禮拜,發動公司裡的人正著測、倒著測、當使用者測、當管理者測,才算是把機制弄得比較完整。這樣就好了?當然不是。兄弟為了另外一個案子,又跟中華電信同時談電話訂票(注意喔,我們是網路「劃位購票」),因此前前後後又跟其他的廠商溝通到不行…中間又隔了一個農曆年(我是有在家趕幾天啦,然後又在合歡山接到汪經理的電話,其他合作夥伴大概就,嗯),開賽日子越來越接近…

    這中間,何時開始網路購票、使用何種付款方式、取票要怎麼做…都一再地被更改。原本在中華電信參一腳以前,因為時間比較充裕,是希望採用線上刷卡、劃撥與匯款並行;但是自從中華電信與iMost說要提供線上刷卡機制而且不加趴之後,我們就把時程壓縮釵h。不過天算不如人算,一直到開始賣票時,我都還沒有拿到來自於這兩方任何一種可以測試的線上刷卡機制,因此才在開買前兩天晚上,將付款方式減少至ATM轉帳一種。當然,所有出去的電子郵件、網頁顯示等,以及後端的工作方式,都要重新調整,又是一番苦戰。

    終於,2003年2月20日下午六點,在兄弟象官方網站上,正式推出網路購票服務。服務開始前三十秒,全辦公室都緊張到不行,只有我老神在在。(不過我是事後才緊張,請見後話)在服務開始的十分鐘內,上網購票的張數,已經超過我的最低期望值三百張;在做其他事的同時,看到購票的人越來越多,心裡才開始警覺到:我對這些人的責任更大了。應接不暇的電話,從前兩天起就幾乎沒有停過,讓人會以為電話線隨時都有燒掉的可能。

    隔天早上九點多,兄弟的賴媽媽就打電話來關切:「光宗啊,現在網路購票賣的怎麼樣啊?」「賴媽喔,我看一下…現在開幕戰訂票的有兩千多張唷!」「太多了太多了!你問一下toshiba能賣幾張啊,要關掉了!」雖然事前已經寫了一個已訂票到三千張會自動停止的機制,但是兄弟到現在還是沒有給我一個確實的數量;所以急急忙忙在中午前,趕快把第一天的購票給停下來。這時,已訂票已經到達近三千張(當然陳總統跟體委會的票也算在裡面),天母球場也不過近六千個座位,這個數量著實把我們跟兄弟都嚇了一大跳。

    是啊,網路上訂了座位,錢進來沒有我們還不曉得呢!於是我跑去網路銀行看一下,哇賽!錢…怎麼這麼多…到這個時後,我的神經才正式緊繃起來,因為想到後面除了這些帳都要對之外,還得要印票(對!印票!)、包票、對位置、對帳…

    持續有人打斷,先寫到這兒,剩下換篇再聊。